白袍总管 第513章 硬接

楚离隔着他们一里,以大圆镜智打量着宋流影与薛凝玉。
两女心情平静,好像在踏春散心一般,说着闲话。
“大总管会过来吗?”
“如果在府里的话,会过来,但他不在府里。”
“这帮家伙又是来送死的。”
“总是有送死的,一个接一个,真没办法,太平日子不想过。”
“这几天晴儿也一直在练剑?”
“嗯,练得很认真,……秋儿练得怎么样了?一天到晚的练那一招,要收拾冷涛,我看悬,上一次跟护卫打,一招也接不住。”
“秋儿倒是信心十足。”薛凝玉摇头叹道:“她实在被冷涛欺负惨了,我这个当娘的也无能,没办法讨回公道,还好有大总管。”
她对楚离最是感激,女儿被人打,却偏偏无为能力,这种感觉太折磨人,她有时候都恨不得自己扑上去,好好教训一顿冷涛,可惜知道自己打不过冷涛。
楚离几次教训冷涛,让她感激不已。
两人说着闲话,聊着女儿,心情平静得多。
不远处看着他们的李古微阖眼帘,坐在树根下,倚着树好像睡过去,却在听着她们说话。
这是另一个不同的世界,原来,王妃们的世界也不过如此啊,都是些家长里短,与乡村野妇也没什么两样。
他暗自笑笑,人其实都一样,不管是皇上还是庸碌百姓。
楚离蓦的一闪,出现在两女身边,伸手分别一揽她们的柳腰,蓦的消失。
周围忽然没了动静。
李古觉察到有异,忙睁开眼睛一看,青石上空空如也,原本坐着的两女已经消失。
他猛的冲起来,射向石头,浑身紧绷。
到了近前一看,她们没躲在石头下,确实没了影子。
“赵师叔,齐师叔!”
他一边大喊,一边小心戒备。
无声无息的把人弄走,此人轻功之高骇人听闻。
赵江三人冲过来,看到空空如也的石头,又看看李古。
李古涨红着脸:“她们刚才还在!”
“你离开了?”
“我一直坐那儿!”李古一指自己坐的位置:“只是闭上眼,一睁眼,人就不见了!”
四人背抵着背站住阵脚,扭头顾盼。
“楚离,既然来了,就出来吧!”赵江沉声道:“省得咱们去请萧王妃!”
“不出来,那你就甭想睡个好稳觉!”赵江再次喝道。
楚离揽着两女出现在小院里。
冷秋与冷晴正在小院里练剑,看到忽然出现的三人,惊奇的打量过来。
“娘,你们怎么来啦?”冷晴与冷秋问。
她们天不亮就过来练剑,宋流影与薛凝玉还没起床,自然不会过去打扰,早练后一块儿吃早膳。
宋流影摇头。
薛凝玉叹口气:“看来果然得练功!”
楚离笑道:“二位王妃,是我连累了你们。”
宋流影摆手道:“不是你,咱们早就没命了,……你要小心他们,是紫云山的高手!”
“紫云山……”楚离笑道:“真是阴魂不散!”
薛凝玉道:“萧妹妹回来了吗?”
“是。”楚离点头。
“那咱们还是住这边吧!”薛凝玉道。
她有点儿害怕了。
前一阵子没有刺客,她们又住回了原本的院子。
如今这一下,她们明白,还是呆在大总管身边为好。
楚离笑着点头。
一轮明月挂天边。
天枢院内灯火黯淡,王妃们已经睡去。
楚离静静坐在天枢院的石桌旁,桌上有一壶酒,一只白玉杯,几盘下酒的小菜,一盘青豆。
他一边轻酌,一边欣赏着月色,悠闲自在。
萧诗穿一袭宽大的月白袍子,出了房间坐到他对面:“他们能来?”
楚离笑道:“紫云山的弟子,豪气逼人,岂能不来。”
“这帮家伙真够烦人的。”萧诗哼道:“想个办法彻底解决了,免得一天到晚的纠缠!”
楚离沉吟道:“一下解决却是不易,他们有的是高手,源源不绝,……估计也是把我当成了弟子们的磨刀石。”
说到这里他摇摇头。
他每次都是充当别人的磨刀石。
“哼,磨刀石!”萧诗道:“你这个磨刀石不能把刀给砸了,让他们知道点儿厉害?”
“这次还是算了。”楚离道:“要承他们一个人情。”
“为了宋姐姐与薛姐姐?”
“对她们秋毫无犯,殊为难得。”楚离道:“今晚不会要他们的命。”
“那还有什么可打的?”
“来了!”楚离忽然道。
他从盘子里抓起一把青豆,左手屈指弹出一枚。
“啪!”青豆落到墙角的阴影里,撞到墙上。
“啪!”左手再弹出一枚,又射到阴影里。
阴影中的张凌风凛然。
这个楚离竟能看破自己的幻阴术!
楚离道:“出来吧,幻阴术对我没用!”
“为什么?”张凌风从阴影里缓缓站起来,身形显露在月光下:“你为什么能看出来?”
楚离淡淡道:“但凡这一类轻功身法,对我都无用,至于为什么,却不能告诉你。”
“你就是凭这个杀的我莫师叔?”张凌风哼道。
楚离道:“善泳者溺,你们紫云山太倚重幻阴术,反而容易暗算,……你幻阴术火候很深,看来是练武的奇才,今天就不杀你。”
“你不杀我,我要杀你。”张凌风哼道。
他说罢看向萧诗。
萧诗明眸在月光下熠熠如宝石,深邃如夜空。
张凌风看得一怔,深陷她明眸中不可自拔。
萧诗淡淡道:“这便是紫云山弟子?”
“果然不愧大季第一美人儿!”张凌风红着脸讪讪道,接着目光转向楚离,杀气渐渐升起:“杀我紫云山弟子者,必杀之,看掌!”
他身化为一道电光,瞬间到了楚离跟前,天雷掌印下。
在这般美人跟前,他想展现出自己最厉害的一面,想一掌毙了楚离,让萧诗看到自己的风采,直接用了杀手锏。
楚离坐在石桌旁,稳稳接住这一掌。
掌力一涌进经脉内,天魔珠出现,将之吞噬一空。
张凌风皱眉,看楚离面不改色,觉得他一定在强忍着,天雷掌的威力他最清楚,肉体凡胎没有能接得住的。
楚离轻啜一口酒,摇头道:“你幻阴术火候深,但天雷掌火候不行。”
“倒要看看你能接几掌!”张凌风哼道,又一记天雷掌拍下。
楚离仍稳稳接住,一手捏着白玉杯:“倒要看看你能出几掌!”
“好啊!”张凌风不信邪的一掌又一掌,把天雷掌力催动到极致。
二十几掌过后,张凌风动作一缓,转身便走。
楚离笑了笑:“恕不远送!”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