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皇帝 第九百九十四节 战俘换时间

在结束了一天的祭祀活动后。
匈奴单于军臣,回到了自己的王帐。
例行公事的参拜了初生的月亮后,他挥手,散去周围的侍卫。
然后,一个蹑手蹑脚的人影,出现在了军臣身边。
“大单于!”那人跪下来,匍匐在地:“浑邪王刚刚派人来传信:汉朝皇帝派人传书,告知其,汉军将于八月出塞之事”
军臣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八月?”军臣取下自己头上的毡帽,露出头上的辫子,问道:“汉军将从那里出塞?人数有多少?谁领军?”
“回禀大单于,汉朝派去传信的信使,只说了汉军将于八月出塞之事”那人低着头说道。
军臣于是陷入了沉默。
如今,在匈奴内部,绝大部分的贵族,包括军臣在内,都对南方崛起的汉朝,充满了警惕。
毕竟,匈奴帝国的大部分重要的政治和宗教重地,都在幕南。
而马邑之战后,汉朝取得了汉匈之间的主动权。
匈奴丧失了主动进攻的能力——长城虽长,但,能威胁到汉朝皇帝的突破点,就那么几个。
匈奴帝国,现在承受不起第二次马邑那样的惨败了。
也没有贵族敢再去长城尝试一次汉朝铁骑的威力的滋味。
现在的汉长城,在匈奴贵族们眼里,已经跟七八十年前的秦军驻守的阴山一样了。
那就是个死亡之地。
没有人有胆子敢去。
但,正因为畏惧,所以,匈奴对汉室,产生了前所未有的警惕。
在马邑之战中,汉军的细柳营,出塞数百里,端掉了右贤王的驻谒之所——南池,更是让匈奴人汗毛都竖起来了。
汉军两年前,就已经具备了出塞数百里的能力。
两年后的今天,汉军是不是已经具备了出塞与匈奴在大草原上竞技与争锋的能力了呢?
谁都不敢保证!
事实上,现在的军臣也清楚。
汉匈之间迟早要做过一场。
不是匈奴向汉朝讨还马邑的血债,就是汉朝要向匈奴复平城之仇,吕后之耻。
区别只在于,谁来开这第一枪。
军臣是无论如何都希望由匈奴来开这第一枪的。
他比谁都希望,汉朝能一直老老实实的待在长城内,等着他征服西方,掠夺无数的财富以及奴隶归来。
然后,再去与汉朝算总账。
可惜,哪怕是军臣再怎么催眠自己,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汉朝人,是一定会出塞的!
就像五六年前的匈奴帝国一样,一纸和亲条约和几句虚无缥缈得空洞话语,根本无法束缚也束缚不住贵族和军队对战争以及掠夺的渴望。
同样的道理,汉朝的军队和贵族,对于军功和赏赐的渴望,也同样会催促和迫使汉朝的君臣,发动战争来解决问题。
马邑之战后,世界格局因此洗牌。
匈奴人,尤其是匈奴的贵族,不得不正视汉朝,以及汉朝所号称的‘诸夏文明’‘中国制度’。
或为了救亡图存,或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
许多匈奴贵族,都通过种种渠道,去试图学习或者理解汉朝人的文化以及思想。
当然,也有更多的部族贵族,变得更加保守。
诸如呼揭王等,坚持认为,马邑之战失败,是因为匈奴丢掉了自己的传统,安于享乐。
想要复仇,想要获得战胜汉朝的力量,匈奴人就应该回归传统。
什么样的传统呢?
当然是冒顿单于和老上单于时期,匈奴贵族亲自冲锋陷阵,士卒茹毛饮血,悍不畏死的传统。
军臣对呼揭王搞出来的这些动静,嗤之以鼻。
作为这个帝国的统治者。
哪怕他不愿意承认,但马邑之战告诉他。
匈奴确实落伍了。
匈奴人必须学习那些汉朝的优秀经验,并将之吸收。
不论是用偷,还是用抢。
所以,军臣明知道,自己的政敌之一中行说被人悄悄的弄回了单于庭。
他也装聋作哑,当做不知道。
只是,那中行说,到底离开汉朝太久太久了。
久到他自己都已经快要老死了。
他已经不再可以为匈奴提供些什么智慧或者意见了。
匈奴帝国,需要一个新的了解汉朝,并且对汉朝和刘氏充满了敌意和仇恨的汉朝人。
最好是汉朝的贵族。
只是,可惜,这样的人,在现在的匈奴并不存在。
匈奴帝国也已经有三年之久,没有遇到过主动投靠的汉朝官吏或者贵族。
而且,当前的匈奴帝国,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确认汉朝到底会在什么时候出塞?
于是,今年春天,他在发现了浑邪王和汉朝人勾勾搭搭的时候,就生出了一个计策。
利用浑邪王来试探汉朝。
原本,军臣以为,汉朝人大抵会将他们的战略全盘托出。
毕竟,汉匈之间数十年的交往,已经让汉匈双方的统治者,都恨不得对方内部生变。
彼此之间,利用间谍和细作,挑拨离间,分化收买之事,层出不穷。
在军臣想来,当浑邪王和休屠王主动向汉朝表明自己愿意充当内应,汉朝君臣,应该是如获至宝。
即使不能掏心掏肺,也该有所表示。
但现在这个情况,却让军臣感到很茫然。
汉朝只说了八月出塞?
鬼知道汉朝人说的是真是假?
但,今天的匈奴帝国,却不得不在相信与不相信之间,做出一个选择。
因为,时间很紧!
匈奴帝国去年攻灭大宛,打开了通向西方世界的大门。
先锋骑兵,甚至一度越过了葱岭,到达了另一个世界,将当地的一些情报带了回来。
并且确认和探明了,月氏人果然在远方重立了王庭。
而且,小日子过的还不错。
他们与当地土著的引弓之民,名为康居的游牧民,瓜分了一个名为大夏的王国。
而且,确实有一个身毒之国,富庶而柔弱。
这就让匈奴必须做出抉择了。
是西征,还是固守幕南。
西征意味着获得全新的世界和全新的财富以及奴隶来源。
但,万一匈奴主力西征,幕南却被汉朝夺取。
于匈奴帝国来说,这也属于不可接受之痛。
幕南的龙城南池、碲林以及阴山,都是匈奴帝国具有重要意义的政治宗教中心。
其中,阴山更是匈奴人的发祥地以及祖地。
上一个丢了阴山的匈奴单于,名为头曼。
头曼的下场如何,军臣很清楚。
更别提,阴山一丢,河西就有危险了。
河西若失,匈奴帝国就等于被人打断了双腿。
“八月出塞八月出塞”军臣呢喃着这个情报。
他现在,只能赌一把了。
选择相信汉朝八月出塞,就意味着匈奴主力今年只能留在幕南。
而若不信,那么,龙城大会之后,他的单于庭主力,就可以拔营西迁,前往被征服的大宛,在那里设立前进基地。
然后,动员幕北部族和西域仆从军,大家伙趁着冬天的大雪来临之前,好好的去西方抢一回。
假如一切顺利,那么,西征大军,就会在明年的春天,冰雪消融之时,回归幕南。
军臣很清楚,自己将要做出的抉择,会有多么艰难。
一旦选择错误。
假如,他没有西征,但汉军却放了鸽子。
那么,就等于白白浪费了一年时间。
若他选择西征,汉军却在八月出塞。
河套,就要出问题了。
甚至,河西也要有危险。
丢了河套,再丢掉河西。
他这个单于,肯定会被推翻!
“父单于啊”军臣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已经去世十年之久的父亲:“若是您还在,您会怎么选择呢?”
于是,他记忆中的一个画面,浮现出来。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一个夏天。
跟今年夏天一样,匈奴帝国取得了大胜。
月氏,这个困扰了匈奴两代人的大敌,终于战败了。
月氏人的国王的首级,都被割下来,制成了酒器,摆在了单于的案前。
匈奴帝国进入了极盛。
那个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刚刚成长的左贤王。
甚至于,连胡须都没有长起来,脸上也没有刀疤。
他的父亲,老上稽粥单于,才是匈奴帝国无可争辩无可非议的领导者和主宰。
当时的匈奴,同样面临了一个选择题。
是向西追击月氏人的主力,还是回首南顾,教训汉朝?
老上单于只用了一个晚上就做出了决断:南下,去与汉朝作战。由此掀起了汉匈之间迄今为止时间最久,规模最大的一次大战。
对此,当时的他很不理解。
南方的汉朝,庞大无比,战斗力也很惊人。
基本上是不可能消灭和征服的。
为何匈奴要放弃将月氏人赶尽杀绝的可能,回首去打一场几乎没有赢家的战争?
于是,他就这个问题,去询问了老上单于。
军臣记得很清楚,当时他的父亲,提着马鞭,指着那个摆在其案前的月氏王头颅说道:“月氏,已经是一条死狗了!”
“而汉朝,则有可能变成一只猛虎!”
“大匈奴必须在汉朝人还没有变成猛虎之前,不惜一切代价,打压它、挫败它!”
“因为,这个世界,只能有一个霸主,一个主人!”
然后,老上单于看着还很年轻的军臣,语重心长的说道:“左贤王,你要记住,大匈奴,必须永远保持自己无可争辩的强者和霸主地位,不然”
老上单于提着马鞭,指着辽阔的草原,对他说道:“引弓之民,自古逐水草而居,赖天地而活,其民居无定所,其部无所归属!今我大匈奴,虽败月氏、东胡,定楼兰、乌孙、呼揭及西域二十六国,使引弓之民,皆为匈奴!然,要维持此势,大匈奴就必须证明,自己是世界第一的强国、强族,一旦有人能挑战大匈奴,那楼兰、呼揭、乌孙,难保不会出现二心!”
“而一旦内部有人出现异心,则大匈奴之国势,必然下坠,诸部之间将各自残杀!”
现在回想起来,军臣叹息了一声。
他恨自己没有执行老上单于的国策。
放纵了南边的汉朝,以至于他今日成长成为这般恐怖的存在。
假如一切重来,军臣发誓,当五年前的吴楚叛乱时,他一定立刻率部南下扣关,与吴楚叛军里应外合。
哪怕付出再大的牺牲和损失,也要将长安的刘氏政权覆灭。
最好,将汉朝分裂成数个相互敌视和仇视的国家。
可惜,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所以,今天的匈奴帝国,已经被逼到了一条绝路上。
前方是悬崖峭壁,还是一路坦途。
军臣不知道。
但他知道,自己和匈奴,已经错过了将汉朝的崛起之势打断的机会。
那个可怕的敌人,已经成长成为了一头能撕裂一切的怪兽!
而他,必须在这头怪兽出塞之前,为匈奴帝国获得更多的人口和财富,积蓄更多的力量和国力。
同时还得小心翼翼的维护住帝国内部,尤其是那些三心二意的部族对单于庭的忠诚。
而想要做到这一点,匈奴就必须西征。
唯有西征,掠夺财富和奴隶,才能让上上下下的部族,都团结在他的领导下。
但,汉朝的威胁,却又使得他现在不敢轻举妄动。
“本单于且再试探一下汉朝”军臣在心里想着。
假如连浑邪王和休屠王都不能成为诱饵。
让汉朝人表露自己的意图。
那么,匈奴就只有一个筹码了——那些汉朝战俘与奴隶。
“现在,单于庭已经查清楚了多少汉朝奴隶?”军臣侧身,对着站在自己身后的心腹呼衍当屠问道。
“回禀大单于,我们已经从各部,找出了三万多人,另外,有两万多人在去年今年,交还了汉朝,用他们,换回来汉朝的粮食数十万石,布帛七千多匹,弓弩数千把,箭矢数十万发”呼衍当屠低头说道。
“把这些人全部集中起来,然后,每天交还五百给汉朝!”军臣闻言,毫不犹豫的说道。
匈奴,现在需要时间。
而这两万多人,能为匈奴至少争取一年的时间。
只要汉朝皇帝还在做着他的圣君和仁君的美梦。
他就不可能在自己的子民和臣民还被匈奴控制的时候出塞来打匈奴。
这样,匈奴帝国就获得了宝贵的时间。
同时,还能获得汉朝为了赎回这些奴隶,所支付的粮食、布帛、武器和金属等宝贵财富。
而一年的时间,足够匈奴再去西方抢一回。
更重要的是,军臣发现,西方的牧场,似乎也很肥美。
这样,假如万一有一天
也算是一条后路了。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