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皇帝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节 可怕的汉室列侯集团

“陛下,这封国当如何划分?”有人弱弱的出声问道。
而他这个问题,也提到了关键处。
对贵族们来说,这塞外的世界,讲真,大多数人都是两眼一抹黑。
不过,这些年来,随着战争胜利,大量匈奴奴隶和战俘涌入。
这些奴隶和战俘,虽然多数都是被集中居住和管理。
但也有一部分善于养马的人,会被少府拿出来拍卖。
贵族们,或多或少都买了一些奴隶。
当然,这种奴隶买卖,其实与草原上的奴隶贸易是不同的。
中国的贵族,是很讲逼格的,不会做那种压迫剥削之事。
特别是,当奴隶有技能时,这种情况更是从来不会发生。
想当年,战国四君子,鸡鸣狗盗,也奉为上宾,解衣衣之,推食食之。
如今的汉家贵族,虽然不止于此,但,礼遇有技能的奴仆,却都是人之常情。
是以,这些被他们买回去的奴隶,最终都成为了各家的家丁、家仆,甚至还有人成为了与主家共存亡的家臣。
而通过这些人的嘴巴,外面的世界,自然也为汉室贵族渐渐熟知,至少在脑海中有所印象。
所以,现在的汉家贵族大臣们,几乎人人都已经知道,塞外的草原,气候不同中国。
中国之地,更加温暖。
而塞外草原,胡天八月就飞雪,九月寒苦,十月大雪纷飞,这是常态。
另外,塞上各地,也都各有不同。
像去岁汉军收复的河南之土,被今上命名为‘河套’的地区,就是一个很富饶的地方。
而出了阴山向北,大漠纷纷,戈壁无数。
有些地方甚至千里无人烟。
而有的地方,却是繁花似锦,水土富饶。
所以,这怎么划分和如何分封,就成为了贵族大臣们心里面的疑虑。
这塞外的世界,太大了。
而汉家过去分封功臣,册立诸侯王,都是由天子下诏给宗正、大鸿胪、太常,命令他们准备地图堪舆封土,然后择吉日在高庙册封。
很显然,塞外不可能跟中国这样,也不具备这个条件。
那么,怎么分封就成为了问题。
另外,按照天子的说法,从今往后,大家的子嗣的封国都要从中国转移到外面。
这风险太大了一些!
万一,要是自个运气不好,或者得罪了人,只分到一片戈壁,那如何是好?
戈壁千里,恐怕也不如关中一亩之地!
所以,一时间大部分的列侯勋臣外戚,都是眼巴巴的看着刘彻。
甚至,就连士大夫官僚们,也是拿着炙热的眼神看着他。
大家都知道,当今天子,言出必行,而且,如今确实是打算大封群臣。
但,这分封之制,如何运行,却是关键。
毕竟,没有人是傻子。
特别是在这种关乎自己和自己的子孙后代的荣华富贵和身家性命的大事上面,即使是个真傻子,现在也不会傻。
刘彻望着这些大臣,微微一笑,首先对他们道:“卿等尽可放心,凡分封之国,从其迁国之日开始,二十年内,其依然会享有中国封地食邑换言之,,既在分封之外,其不仅仅可在要服之地,享有三倍于其食邑的封国,更可依然享有其在中国的原本封国食邑二十年另外加恩封国之地,不在其内”
作为穿越者,刘彻很清楚,想要马儿跑的快,不仅仅得用鞭子来鞭笞他们,还得拿出来看得见瞧得着的胡萝卜来诱惑他们。
不然,谁跟你玩啊!
特别是,在今天这样的局面下,没有足够大的利益,根本驱动不了这些被荣华富贵和锦衣玉食绑住了双脚的贵族士大夫们。
除此之外,刘彻也很清楚,想要在塞外,建立起中国的秩序和制度。
就少不了资源和人力。
尤其是人力。
没有人,什么事情都干不成。
就像蒙王刘非的蒙国,想要发展起来,并且最终将当地彻底消化,就得移民至少二十万。
没有人,特别是没有青壮,这根本不可能发展起来。
安东的实验,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在那些屯垦团的驻地,现在,已经是荒野变阡陌,沼泽成良田。
但非屯垦团之地,大多数的列侯加恩封国,却依然是蛮荒一片,能够被开发起来的很少。
大多数列侯的加恩封国的开发程度,根本无法与屯垦团相比。
许多,甚至就是一个纯粹的资源开采地,而不是一个阡陌连野,炊烟袅袅的聚集地。
而这其中最大的区别,就是青壮,就是劳动力的多寡问题。
很显然,中国未来要继续经营从长城到葱岭的地盘,并最终将之在数十年内变成本土。
就一定要有大量移民走出去。
并且在那些适宜耕作的地区,大量建立屯垦团。
但问题是,刘彻思虑再三,最后他知道,即使他开挂,也休想以国家的力量,将这个事情搞定。
要知道,向安东地区移民一百万的计划,搞到现在,也才不过移民五十万——不到计划的一半。
但国家的力量做不到,不代表私人的力量做不到。
这个世界,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国家任务,列侯贵族士大夫官僚们,或许会拖拉,或许会磨洋工,甚至于使诈,阳奉阴违。
但自己的事情,却是肯定都会放在心上,尽心尽力的去完成。
若有利可图,那便会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代价的去做。
举个例子。
当初,高帝刘邦分封功臣为列侯,总共分封了一百三十七位功臣和六个外戚。
到今天,大约还幸存了七十位。
而当初,这些列侯功臣们分封的侯国,大的有户一万户,小的五百多户。
但,今天,当刘彻翻开这些列侯的侯国名录时,就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
在短短五十多年的时间里,这些侯国的人口,就跟坐火箭一样飞升了。
其中,最bug的是萧何当初所封的瓒县。
最开始瓒县的户口总数是八千户。
但到了太宗时期,末代瓒候萧同有罪废为庶民时,其侯国户口在四十余年间,增长到了让人瞠目结舌的两万六千户。
平均每年户口增长速度是百分之二十五以上!
也难怪后来太宗复瓒候家族,但却死也不肯让萧延续为瓒候,而是将他挪到了筑阳,开启了萧何一系的筑阳候世代。
但即使如此,也无法阻止老萧家的种田天赋,封为筑阳候后数年,末代筑阳候萧则有罪自杀,侯国废除,但,这个侯国的人口却又从不过一万户,增长到了一万六千户,年均增速百分之二十
是以,萧则GG后,不过两年,刘彻的老爹就又想起了老萧家,这一次复封萧则的叔叔筑阳炀候萧遗的弟弟萧嘉为武阳候。
这分明就是看上了老萧家的种田本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萧家能够一直作死,但一直与国同休,世代有人为列侯。
这不仅仅是人家祖上有阴德,更是人家虽然作死很厉害,但种田本事也同样bug啊!
像是现在的武阳候萧声去年就报告——赖陛下洪福,武阳县户口已万三千五百余
又是一个年均百分之二十的奇迹
所以,那些羡慕老萧家的。
有本事,你也去搞个连续几十年户口增速百分之二十!
不!
只需要保持百分之十五!
刘彻也会死都保住这个家族的富贵,他的子孙也会继续如此。
在各个侯国里,最弱是颍阴候国,始封户口五千,到今天还没有过万,只有大约九千户,增长速度尽为年均百分之一。
但颍阴候家族不善于种田,这是不争的事实。
而综合所有高帝功臣,无论是已经GG的(已经GG的只统计其废除侯国时的数字),还是依然存在的。
这些侯国综合起来,其年均户口增加速度是百分之十三以上。
远远高于,汉室自己的郡国户口增加速度。
汉家丞相府和少府统计的户口增加速度,仅为年均百分之九。
这还是刘彻这几年大力鼓励生育的结果——在前些年,户口增加速度大约只有年均百分之八。(户口统计资料来源于《西汉人口地理》)
换句话说,其实,这些列侯们的能耐很大。
至少比官僚们大。
至于列侯们会不会乱报数字来邀功?
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这跟后世的企业乱报营业额一般,是要交税的。
口赋、酌金,这都是跟人口直接挂钩的。
成年人一年一百二十钱的口赋,还有每千户贡献酌金四两,这是铁律。
没有人能够逃避。
而列侯们的食邑收入,则不过一户一年两百钱而已(汉律规定:封者食租税,岁率户两百(钱))
换句话说,列侯们的食邑税,是国家从财政里拨给他们的(先收了口赋)。
而这也正是列侯们在自己的封国那么喜欢种田的原因——每多一户,一年多两百钱啊!
像老萧家那样玩,一年增速百分之二十户口,眨眨眼就可以多出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这还是合法收入,更不提私底下隐藏的那些外快。
而这,正是刘彻敢于将列侯们放出去的依仗。
就凭这些家伙的种田的本事和能耐。
只要保持在中国的水平,二三十年内,中国就可以消化掉整个河西和西域。
这么赚的事情,就是当了内裤也要上啊!
更别提开这些优惠政策,给好处和利益了。
就是穿上女装,来一场cos,刘彻也愿意!
而列侯贵族士大夫们,听了刘彻的话,纷纷将心放回肚子里。
天子要移封,甚至断绝从此以后的中国分封,转而在塞外重新分封。
讲道理,大家是害怕的。
甚至是抗拒的。
塞外再好,能比的上自己经营日久的老巢?
但现在,就不一样了。
首先,天子依旧保留了大家伙的中国封国,给予了宽限,时间还很长,足足有二十年!
换句话说,即使外面封国有所阻碍,但也不妨碍大家继续花天酒地,荣华富贵。
其次,在这样的制度保障下,大家伙就有了底气了。
什么底气?
自己的老巢啊!
在场列侯,尤其是那些自高帝以来的老牌列侯们,现在许多人都激动了起来。
论底蕴,谁能与他们相比?
譬如曲城候蛊捷,此人,虽然在列侯圈子里,名声不好,在长安市井里的名声也不咋的。
但,老蛊家却是汉家仅次于老萧家的种田能手。
在过去的五十八年时间里,曲城候家族经历了两代人的治理。
始封之时,曲城县户口仅有四千户。
刚刚好是他老爹的食邑户数。
但在现在,曲城县,已经是汉家数一数二的人口大县。
总户数高达一万两千四百余户,年均增长接近百分之二十。
如此多的人口,给与了他极大的底气和权力。
特别是在今天,人口也是财富,也是底蕴,也是力量的今天。
这样的人口基数,给与了他不下于万户侯的影响力和权力。
旁的不说,曲城县从元德元年开始,向国家输送了考举士子数十人,还有百余位在汉军中担任着从地方郡兵到野战兵团的队率以上军官。
甚至还有人出任了羽林卫的校尉。
而这些人,都是蛊捷看着长大的——至少,也曾经受过他的恩惠。
而这就是力量,这就是影响力!
在汉家,一个列侯,在外面再怎么混蛋和乱来,但在封国,在老巢,都会收敛。
甚至会施恩,会接济孤寡。
所以,封国的百姓,对其主君的认可度非常高。
特别是在佃户和家臣之中,许多人甚至愿意与主君生死与共。
当初,末代留候张不疑指使他人谋杀自己的情敌楚国内史,结果被废为城旦。
张不疑废为城旦后,讲道理,肯定会死的很惨很惨。
但,他的晚年却出乎意料的过的比一般地主还潇洒——至少有数十名忠心耿耿的家臣和家奴,不离不弃,追随者他。
甚至在他死后,其后事也是由这些家臣和家奴操办的。
他们甚至倾其所有,为自己的主君操办了一场堪比列侯的葬礼。
张不疑这样都已经被废除了全部权利,剥夺了所有财产,废为最低下的罪人,尚且有着如此多忠臣义士跟随。
其他列侯,还握有权利和财富的列侯,又可以动员多少人力物力?
旁的不说,就以蛊捷为例。
在历史上,淮南王刘安谋反被丞相关起来,奉命前去监视和接管淮南国军权的就是这个蛊捷。
而他从受命开始,三天内就召集了三千民兵。
这就是汉家列侯手里巨大的人力资源和影响力的直观体现!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