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皇帝 第两百五十一节 论功行赏

刘彻于是在画堂的正殿,设下宴席,招待这些他的臣子。
除了刘彻自己外,其他人,人人面前都摆满了美酒佳肴。
但,此时,即使是最贪吃的吃货的心思也完全不在酒菜之上。一个个全部伸长了脖子,看着刘彻,等着刘彻说话。
每一个人都知道,此刻,太子找他们来是要做什么。
简而易之,论功行赏!
每一个人都屏息凝神,在心中思索着,自己能分到一个什么样的蛋糕。
即使是素来以淡泊自居的颜异,此刻,手心里竟已全部是汗。
主父偃则感觉自己的心脏砰砰砰的剧烈的跳动着。
张汤更是大口大口的吞着口水。
实在是,今天晚上的这次分封太重要了!
毫不夸张的说,今天晚上的赏功,决定了日后各人的前途与命运。
当今天子潜邸之时的大臣,地位最高的晁错,如今已是御史大夫,位列三公,其次的周仁,如今官居郎中令,也是秩比两千石的九卿,但再之后的赵绾、王臧也能混个千石的官职,还有崛起的机会,剩下却大都被投置闲散,只能混个清贵的职位,混吃等死。
在坐的都是野心勃勃,有心要做出一番事业的人。
谁愿意将来看着今日同级的同僚,化作凤凰飞上枝头,而自己却只能在沼泽中仰望呢?
就连本来不怎么想当官的周远,此刻的呼吸都有些凝重了。
官场之上,虽然有后发制人的例子,但更多的胜利者,却是先发制人!
既然有机会能先人一步,为何要落于人后?
此刻,每一个人的心中都在盘算着,自己能被任命到那个位置上。
更有人虎视眈眈,盯上了一些关键位置!
汲黯此刻,也不能避免的在心里盘算着:“按制,太子宫闱制如朝廷,太子太傅、少傅、太子詹事等职皆由天子、太后任免,非我所可染指”
按照传统,太子太傅、太子少傅以及太子詹事,皆位及两千石,或者说享受两千石的待遇。
这种级别的官员,仅仅是待遇和地位,就不是太子自己能决定的,所以,一般都是空降。
太子太傅、太子少傅、太子詹事,在太子宫的地位大概相当于丞相的三公。
剩下的如太子门大夫,太子家令,太子率更令,太子中盾等大概就相当于朝廷的九卿,基本上太子可以推荐人选,再由天子任命,因为这些职位,按照制度和法令,享受一千石的待遇。
余者什么洗马啊谒者啊庶子啊,就是一些打酱油的底层官僚,基本上都是服务于上面的太子三卿九臣的臣僚。
因此,汲黯从来没把心思放在那些职位上。
现在,汲黯最想要的官职,毫无疑问就是太子家令!
太子九卿中分量最重的一个!
因为,按照制度,太子建宫之后享受与诸侯王一样的待遇。
只不过诸侯王是裂土封国,而太子纯领食邑。
即使只是比照今上潜邸之时的待遇,即将要划拨给太子的食邑也是关中十个县的食邑。
而太子家令恰恰就是掌管这十个县的食邑收入和太子宫各项开支的臣子。
一般来说,能为太子家令者,一旦太子登基,立刻就是九卿!
这让汲黯如何不心动?如何不紧张?
他抬头四顾,往昔的同僚们,亦是同样紧张的侧目注视着坐于上首的太子。
刘彻此刻,心中却是也有着计较。
随着他成功入主太子宫,随之而来的,就是不可避免的臣子大扩军。
此次扩军,可不是小打小闹了。
而是一次急速膨胀。
在一个月之内,从各地与各衙门以及宫廷之中,就会抽调过一两百号官吏。
太子三卿,太傅、少傅、詹事,肯定会从郡国抽调,一般来说,会任命老成持重的敦厚大臣。
剩下的九位佐官,秩比从六百石到一千石不等。
这些佐官还各有副手辅佐,都是重要的位置。
对刘彻而言,安排好这些位置,就是他现在的重点!也是他这个太子初建之时的一个考验!
不然,若是连整理太子宫内务,梳理太子各属官职权都要花了一年半载,那岂非是要给人看笑话了?
而且,论功行赏,也是其中应有之意,不然,下面的人谁还肯卖命?
因此,权衡了一下,刘彻站起身来,朝着在坐诸臣一拜,道:“孤与列卿,相识于微末,特别是张汤、剧孟、汲黯三卿,长久以来,悉心辅佐,指正孤之得失,请受孤一拜!”
“不敢!”张汤、剧孟、汲黯,三人连忙出列顿首拜道:“为家上效死,乃臣等的本份”
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一般而言,在闲暇的场合,汉室的太子可以被称呼为‘殿下’什么的,但是,在这样正式的场合或者朝仪之上,就必须按照古制,称为家上。
刘彻从自己怀中摸出老爹给他盖了印的两张任命文书。
他站起来,走到张汤面前,道:“赏功罚过,古之圣王遗德也,孤亦效之!”
张汤连忙将额头贴在地面上,激动的等待着刘彻的赏赐。
刘彻顿了顿,道:“卿数月以来夙兴夜寐,督造白纸、雕版,辅佐考举,筛选贤能,实孤之肱骨大臣也!孤特意为卿请了天子旨,升卿为廷尉刑曹令吏!刑曹令吏,掌天下刑狱,号为獬豸,望卿上任后,以中正平和之心,明辨是非忠奸。赏善罚恶,德主刑辅,此古圣贤之所望,卿其戒之!”
说着,刘彻就将那封任命文书交给张汤。
张汤接过,拿在手中,叩首道:“臣汤谨记家上教诲,不敢或忘!”
他的身子却是忍不住的此刻颤抖了起来,眼睛更在这刹那湿润了。
刑曹令吏秩比一千石,是廷尉衙门最有前途的职位,基本上,迄今为止的汉室廷尉有一半是刑曹令吏出身的。在去年,他曾在大街上看到刑曹令吏赵禹威风八面的乘车巡视,当时,羡慕不已,却不想此刻,他居然奇迹般的成为了刑曹令吏,成了那个他过去羡慕和憧憬的朝廷大臣!
而且,秩比一下子就超过了他父亲在世之时的级别,一跃成了一千石级别的大臣。
要知道,就算彻侯子弟,也不可能在二十岁不到之时,成为一千石的大臣。
而从一个甚至连官身都没有的小吏到一千石大臣,他总共之用了四个月!
“果然还是投效储君,收益巨大!”张汤此刻也不得不庆幸自己少年时审老鼠的举动,错非如此,他实在想不到,他怎么可能进入皇室的视线之中,那样就算再怎么有才华,也会被湮灭。
刘彻继续前行,走到剧孟身前,道:“卿不远千里,投效于孤,整理长安市井,安顿游侠,建立秩序,有功朝廷,孤亦为卿请了天子旨,其升卿为备盗贼都尉,执掌京畿捕盗之责,望卿继续勤勉王事,努力发奋,还长安百姓以太平!”
“诺!”剧孟重重的顿首拜道:“臣谨记之,愿为家上效死!”
剧孟接过任命文书,心中却是比张汤的感慨还要大。
想当初,他可是根本不怎么鸟那个跑去征辟他的王道。
各种摆架子,拿捏。
现在想想,剧孟浑身都出了一身冷汗。
四个月从白丁到执掌京畿治安的备盗贼都尉,简直是让人无法想象的升迁速度!
照这个速度下去,封侯拜将,迟早的事情!
此刻剧孟即激动,又后怕。
他心里甚至在想:若我当初拒绝了征辟,恐怕此刻,多半成了天下人的笑柄
其他十几人,却是吞咽着口水,满怀着羡慕嫉妒恨的神情,看着跪在刘彻面前的张汤和剧孟两人。
这还只是升官呢,不过是在朝廷里安排职位。
真正的重点,太子宫的官职还没分配呢!
这两个官职虽然分量很重,但与太子九缭一比就无足轻重了。
即使是太子九缭中最没分量的太子中盾,下面也管着十几二十个佐缭,更可安排和举荐同乡、同族、同学为佐缭,罗织势力。
若是太子家令、率更令这些重要位置,更是让人眼红的肥差。
尤其是太子家令,前任太子家令叫晁错,他在职之时,罗织了庞大的佐官集团,因此,他一上位,马上就能完全掌握内史衙门,如今迁为御史大夫,也是靠着他当家令时建立的班底来掌握大权。
有了晁错这么一个榜样在,傻瓜都知道,太子家令的好处和前途到底有多么光明。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和汲黯无比紧张心情中,刘彻走到汲黯面前,道:“卿乃中正君子,自辅佐孤以来,拾遗补缺,进言劝诫,令孤受益匪浅!孤以为: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卿,孤之明镜也,望卿继续辅佐,直言敢谏,其令,卿为孤之家令,掌衣食起居!”
“臣”汲黯听着刘彻的话,本来以为,他会是跟张汤、剧孟一般会被任命为某个衙门的属曹另吏。
根本没有想到,太子居然一下子就没有任何预警的忽然任命他为家令,一时间,汲黯激动的有些说不话来了!
耳畔只听到太子的声音继续说着:“家令责任重大,是以,卿就不要再兼外职了,专心辅佐孤,匡正孤之得失!”
“诺!”汲黯重重叩首。
师门长辈与家族长者的言语与期许,在此刻在他脑海中一一闪现。
“长孺太子家令,事关重大,我等黄老学能否继续显耀世间,就看你的了!”只是老师对他的慰勉之话。
“振兴门楣,光宗耀祖,汲黯,你的责任重大!”只是祖母和母亲对他的教训。
想着这些汲黯热泪盈眶,叩首道:“家上授臣以家令之责,臣必鞠躬尽瘁,为家上效死!”
其他人,包括张汤,剧孟,纷纷用着无比羡慕的眼神看着汲黯。
尤其是张汤,在心中感慨了一声。
看似他坐上了前途无量的刑曹令吏的职位,但,实际上,跟太子家令一比,别说实权的刑曹令吏,就是给个廷尉监,也不换啊!
太子家令!
自从晁错崛起后,这个太子属官就受到了空前的重视。
也成了张汤很久以前就觊觎的目标。
“可惜了啊”张汤在心中摇摇头。
不过,也只是可惜而已。
在太子九缭之中,还有着分量并不下于家令的职位。
刘彻笑着点点头,看着这三人。道:“从今日起,三位爱卿,所掌管的长安四市交由义纵、蛊臬柔以及周远三卿!”
“诺!”三人叩首道。
既然升迁,原本的职权本来就是要交出来的。
只是有一个疑惑萦绕在这三人心头。
长安四市,按道理来说归属内史衙门,如今晁错升为御史大夫,这四市理应交给新任内史的啊。
不然的话,新内史一上任就发现自己的职权缺了一部分。
脾气好的或许打个哈哈就过去了。
脾气暴躁点的,可能就要跳脚了。
但他们怎知刘彻心里的想法。
“吃进嘴里的肉哪里有吐出来的道理?”刘彻在心里想道:“更何况,马上,就是秋收了,这四市拿在手上还是很有必要的!

义纵、蛊臬柔和周远连忙出列拜道:“臣等谨遵家上之命!”
长安四市的属官,职权虽然不大,但看看前任的三个巨头现在是个什么地位,这三人心中就忍不住的窃喜了起来。
其他原本虎视眈眈看着这四个职位的人却不免有些失望了。
尤其是主父偃与颜异,这两人本来在看到汲剧张三人升官后,以为这些职位要落到自己头上了,谁料,却跑到了一个新来的毛头小子和两个贵族子弟身上。
颜异只是叹息了一声。
主父偃却是满脸的失望。
但刘彻即使知道,也不会去理会他们两个。
原因很简单,这长安四市,在他的计划里是用来锻炼人的地方。
而且,义纵是小舅子,周远是老爹的基友周仁的儿子,就凭这个就可以重用,至于蛊臬柔,刘彻很早就注意到他了,办事能力和手腕眼光,连剧孟都非常夸赞,认为有大将之风。
美玉要雕琢才能成型。
因此,刘彻毫不犹豫的将他丢到火坑里去锤炼锤炼。
而且这三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年轻!
年轻人当然要多面对现实,面对社会了!
至于其他人,刘彻自然有自己的安排和考虑。
刘彻重新走到剧孟身前,道:“孤初为储君,请卿为孤太子宫之门大夫,执掌宫禁,为孤羽翼!”
为什么选择剧孟为门大夫?
因为门大夫其实就是缩小版的卫尉!
执掌太子卫队和宫门安全,而且,这个职位属官挺多的,足够剧孟拿来安插他的游侠小弟。
当然,这只是暂时的,再过几个月,等局势稳定了,刘彻就会进行调整,开始为培养一支类似羽林卫的精锐卫队准备。
现在,手头没有知兵和懂的练兵的人,暂时给剧孟占坑。
“诺!”剧孟深深一拜,他虽然不知道刘彻心里的想法,但对这个职位他很满意,因为,门大夫乃是太子九缭之一,这意味着,他在太子面前的地位依然没有改变,依然在核心圈子中。
这就够了!
这些日子以来,剧孟与其他同僚相处之时,心中是非常害怕的。
因为,其他的同僚,每一个都是满腹诗书,饱览群书的知识分子,就他一个大老粗,他一直提心吊胆,担心跟不上太子的脚步,被淘汰出局。
这不奇怪,游侠们一直就有尊重和仰慕知识分子的传统,大多数游侠在知识分子面前有严重的自卑心理。
早年的大侠朱家,一生都尊崇知识分子。
可惜,游侠们尊崇知识分子,但知识分子们却没几个喜欢游侠
刘彻走到张汤身边,故意停顿了一会,感觉了一下张汤的情绪。实在是刘彻有些不确定,现在的张汤,真的能同时胜任刑曹令吏和他将要任命的那个官职的职责吗?
但张汤见到太子在他面前停顿着,心里立刻就紧张了起来。
门大夫和家令,已经没有他的份了。
剩下的七个太子属官中,够分量的职位只剩下了两个。
会是哪一个呢?
张汤心里忐忑不安。
张汤很清楚,他的根本是太子宫,刑曹令吏,只是看起来很美而已,假如他没有一个够分量的太子宫官衔,那他就可能什么都不是,要被打回原形了!
这是张汤无论如何都不愿意面对的残酷局面!
刘彻想了想,在心中道:“管它呢!人都是被逼出来的,多捶打捶打也是好的!”
于是,他对张汤道:“卿可愿为孤之率更令!”
张汤闻言大喜过望,立即俯首道:“愿为殿下效死!”
早在几天前,当刘彻从刘德改名过来以后,张汤就天天的蹲在石渠阁里研究汉官仪制,对于太子九缭的职权都有深入的了解。
率更令,享受一千石大臣待遇,归属太子詹事管辖,统管太子宫大小事宜,类似于朝廷的光禄勋,更有着执行太子赏罚命令的职权,张汤虽然很想当上家令,但是,他经过仔细考虑,觉得自己算术成绩一般,理财手段也不咋样,相比之下,率更令,与他更契合。
“卿且勉之!”刘彻看着满心欢喜的张汤,心中却有些担忧。
刑曹令吏和率更令,这两个官职都是有着相当繁重的工作量的官职。
张汤今年才二十出头,这样的年纪就要执掌这样两个重要部门,刘彻还是为他捏了一把汗的。
不过,暂时,太子宫草创,大部分属官和辅臣都没有到位,半年内,张汤还是可以安心的在廷尉上班,偶尔来一趟太子宫就可以了。
但到了明年,张汤目测就要忙成狗了。
“实在不行,到时候给他减负,多配备两个丞官!”刘彻心里想着。
不过,前世之时,张汤就是出了名的工作狂,据说,连汤沐之日都在工作。
这么看来的话,兴许人家可能还会是乐在其中!
将这三人的官职安排好,刘彻就走回自己的坐位,跪坐下来。
张汤等人也随着归座。
此时,整个大殿的气氛真正到达了顶点。
人人的呼吸都开始急促了起来。
张剧汲三位前辈和长官瓜分掉了最肥的三个官职。
这本来就在大多数人的意料之中。
毕竟,这三人跟随太子最早,做事最多,功劳最大,理应如此。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才是他们关注的重点。
太子九缭只剩下了六个职位。
按照传统,起码有两到三个职位,太子不会亲自任命,而是会将之交给天子和太后决定。
毕竟,九缭你自己都全部自作主张了。
你这个太子眼里到底还有没有君父和太后?
即使天子和太后看不上这点职权,但这个样子还是必须做的。
也就是说,最多只有四个位置供人争夺。
而竞争者却有十几人之多!
注定有人要在竞争中落败!
关键是谁落败!
基本上人人都知道,这次封赏,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太子对自己能力的认可和态度的亲近。
胜利者自然前途无量。
失败者可能会就此淘汰出局。
关系家族荣誉,前途未来,谁又能真的无动于衷?
即使颜异,此刻都觉得心脏扑通扑通的在跳动着。
“颜异”刘彻等了一会,对着颜异道。
“臣在”颜异闻言,立即出列,在那一刹那,颜异感觉到了,许多目光投射到他身上,有羡慕,有嫉妒,有不忿,甚至还有恶意!
对此颜异早有心理准备。
“卿君子之才,孤素重之,命卿为孤之仆!卿可愿意?”刘彻笑着道,对于颜异,刘彻相当看好,此人不似一般的儒生的榆木脑袋,懂通便,同时能恪守原则,是难得的中正大臣,他臣子中为数不多的正能量。
而太子仆这个职位,正好适合他!
为什么?
按照制度,太子五日一入未央宫朝拜天子,问安。
其他四日,派遣太子仆入宫问安。
简单的来说,这个官职的主要责任,就是负责沟通皇帝和太子之间的情感。
论出身,颜异有颜回之后的光环。
论长相,颜异相貌堂堂是个难得的美男子。
论才德,颜异不输其他任何人。
更重要的是,颜异还相当聪明,忠诚,还有比他更合适担任太子仆的人选吗?
颜异大喜,叩首道:“臣蒙殿下知遇之恩,愿为殿下效死!”
这个职位,可谓是太子属官中最清贵,但也最危险的职位,稍有行差踏错,马上就会背负一个离间父子的大罪。
但反过来说,天天能面见天子,这是朝中连丞相都不一定能做到的事情。
只要做好了,将来就是九卿,甚至三公!
随着颜异的被任命,剩下的职位不多了。
剩下的人,陷入了更加焦急和紧张的心态中,但同时偏偏不能表现出来。
“主父偃!”刘彻却没有太多考虑,就继续宣布。
主父偃闻言,却是感觉心头一颗大石落地,立即出列,匍匐于地。
“孤命卿为太子庶子,卿可愿?”刘彻笑眯眯着道。
跟太子仆一样,太子庶子秩比六百石,地位在家令,门大夫,率更令之下。
但是,其实这个职位没有什么权力,就是个打酱油的。
更糟糕的是,在实际上汉室建立以来,从来没有人在庶子这个官职上有所突破。
简单的来说,就是十个庶子九个废,还有一个被罢官。甚至,就连地位底下的洗马和谒者都可能比庶子有前途
大致上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主父偃闻言,确实有些失望。
但他表面上还是深深一拜,道:“愿为殿下效死!”
刘彻笑眯眯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实际上,庶子这个职位看似打酱油,实则非常重要,因为它是一个救火队员,那边出了问题都可以随时派去增援。
刘彻觉得,庶子的潜力大有可挖。
同时,这也是他对主父偃的一个试探。
看看主父偃是否跟前世有所不同。
所谓雷霆雨露,俱是君恩。
给你官当是看得起你,你要想唧唧歪歪、挑三拣四,那就等着坐冷板凳吧!
况且最重要的是,太子九缭,够分量的重要的职位,肯定要留两个给老爹任命,不然,丢给老爹两个鸡肋,刘彻觉得自己的皇帝老爹就算当面不说什么,以后也会有想法!
看着主父偃一脸落寞的回到自己的位置,刘彻看着他的表情,依然沉默着。
“看样子这主父偃跟前世差不多嘛”刘彻心里琢磨着:“就看他以后能不能端正态度了”
若观察几天,主父偃还要纠结,那刘彻就只好放弃他了。
反正,这天下什么人都可能缺,但想当官的有能力的人永远都不缺!
刘彻看向其他人,想了想,道:“司马相如”
司马相如闻言微微一愣,自从到了刘彻身边以来,他每天就是写诗作赋,寄情于山水,小日子过的优哉游哉的,从来没想过,这升官会有他的份。
此时的司马相如,怀着的心思,更多的是,只要保住目前的地位,能让他每天快快乐乐的写诗作赋就很好了。
尽管如此,谁不想当官,谁不想向上爬呢?
司马相如也是如此。
他连忙出列,五体投地,匍匐着道:“臣臣相相如”
“好了孤知卿,卿知孤,不要多说了,孤命卿为太子中盾,卿可愿意?”刘彻笑着道。
这又是一个酱油官职,没什么权力。
同时还是太子仆的辅佐之一,当太子仆有事时,代替太子仆入宫问安天子。
刘彻任命司马相如为太子中盾的意思很简单。
天朝太祖有郭诗人。
他岂能没有一个文人来宣传和美化?
司马相如正好合适。
自然的,如同天朝太祖之于郭先生一般,当然要高高供起来,当成一个吉祥物给别人看。
尤其重要的是,刘彻登基之后有大任务要交给司马相如!
那就是打通西南方向的通道,将汉文明朝着贵滇传播,这事情,司马相如在前世就已经证明了,他是可以胜任的。
西南的国土,刘彻觉得,他有必要在登基后就开始经营,徐徐图之,最终将那块国土纳入版图,若有可能,能打通一条通向缅甸的道路,汉室就多了一条可以殖民印度的通道了。
不过,此事也只能yy。
缅甸那地方目测现在应该还是食人族和雨林的天下,有没有路都不知道呢!
基本上,想要打通从西南通往印度的道路,刘彻觉得,起码也要一百年甚至两百年,才有可能!
不过云南和贵州,却可以通过羁绊和怀柔的手段,进行初步渗透和控制。
基于以上原因,司马相如的入选可以说是顺理成章,名正言顺。
但对其他人来说,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司马相如,大家都认识。
就是一个口吃的文人而已,有些才情,但能力嘛,却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
对于这样一个人入选,很多人心里是不服的。
但刘彻很快就让这些人安下心来了。
只听刘彻道:“孤所命之辅臣,其所辖之丞、佐等属官,卿等皆自选之!”
这话一出,剩下的人顿时也就顾不得纠结为什么我没有被入选的问题了。
这些人的眼睛纷纷盯上了张汤、剧孟和汲黯。
太子家令、率更令和门大夫,这三个巨头名下各有一或者两个丞官,因为是千石高配,所以其属官也是高配,享受六百石待遇!
并不比其他六个职位差到哪里去。
同时这些人也明白了,刘彻的意思,这是赤裸裸的教唆他们各自抱团啊!
当下,张汤立刻就出列拜道:“家上,臣举荐宁成为臣之率更令丞,请家上许之!”
刘彻闻言,笑了笑道:“孤已经说过,卿等自择之,然后报给孤,孤用印即是!”
“诺!”张汤闻言,嘴角弯成了一条弧线。
这么好建立起班底和派系的机会,他岂会不利用?
只是有个疑惑,张汤不太明白,为何太子会鼓励他们各自抱团?
想了想,张汤还是不明白自古以来上位者不是最忌讳内部有派系的吗?
他却岂能猜到刘彻的心思!
天朝太祖曾经说过,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
真乃至理名言!
派系是不可避免绝对会存在的!
怎么都不可能被消灭掉的!
与其掩耳盗铃装作不知道,还不如一开始就挑明了,将之纳入自己的掌控之中,也免得被人忽悠。
至于怎么预防无下限和无底线的党争与内耗,刘彻觉得,他可以慢慢摸索。
反正,现在他还不是皇帝,只是太子,在这太子宫的一亩三分地上,他能承受得起失败!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