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皇帝 第二十八节 窦婴

第二天一早刘德就起来了,先是去了长乐宫例行公事哭灵,今天大概是最后一次哭灵了。
太皇太后出殡的日子已经定了,就是明日。
按照薄太后遗愿,她将被葬进早就选好的南陵,与高皇帝吕后合葬的长陵遥相对望,又靠近太宗孝文皇帝长眠的霸陵。
刚出了灵堂,刘德就听到宦官们私底下窃窃私语的议论着:
“听说了吗?今天早朝又打起来了!”
“中大夫窦婴据说被内史晁错一拳打在了脑门上,鲜血直流呢”
见到刘德,这些私下嚼舌头根子的宦官们这才四散而去。
刘德也不在意,只是耸耸肩。
汉室的朝臣向来以特别能战斗出名,不管文武,争论起来,火气一上头,在天子面前上演全武行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
只是晁错居然能打败窦婴
这就不得不让刘德对晁错刮目相看了。
窦婴可是一身本领的强人!
做过将军,带过兵的,论战斗力,满朝上下也不见得有几人能单挑过他。
可没成想,却败在了几乎没带过兵的文臣晁错手里。
不过呢
从这件事上也能看出晁错究竟是有多么能作死了。
刘德记得他在前世之时就听说过,好像袁盎最后能致晁错于死地,窦婴是出了大力的,没有窦婴的引荐,袁盎怎么能见到天子?
而且刘德记得袁盎不过是出了个头,说出了杀晁错的理由。
后面跟着补刀的不知道多少。
像是什么桃候刘舍、开封候陶青
这举朝上下,不知道晁错究竟还有谁没得罪过
反正在前世时,晁错死后,朝堂上下竟无人为他喊冤、鸣不平,最后还要靠着一个从前线归来的将军来为他说话。
刘德向前走了几步就见到了宦官们议论的早朝斗殴主角——窦婴。
此时的窦婴跟前世相比并无太大变化,身高少说也有一米七五以上,身材魁梧,仪表堂堂,下巴留着整齐的髯须,确实是个难得的美男子。
只是
他额头上贴着的一块纱布和发迹间暗红色的血迹让他显得有些狼狈。
“臣婴拜见殿下!”见了刘德窦婴微微倚身行礼,跟后世电视上演的脑残电视剧不同,汉代的大臣别说是见了刘德这样一个皇子了,便是见了天子,也不会动不动就下跪。
通常,见面的礼仪是比较平等的。
所谓臣拜君,君亦拜臣。
所以刘德自然也回了窦婴一礼,屈身问道:“中大夫可还好?”
窦婴摸摸额头,苦笑一声道:“还好啦”
此事让他颇为丢脸,他堂堂一个军旅出身做过将军的大臣,居然被一个文官ko了,这面子上怎么都是挂不住的。
刘德对窦婴还是比较了解的,毕竟前世共事过两年。
知道窦婴修养还不错,不会轻易恼怒,因此好奇的问道:“中大夫何以如此?”
“晁内史坚持要任命严述为雒阳令,臣觉得严述为人轻佻,不足以为一郡主官,更不足以成为东都主官,故而”窦婴摸着额头道。
“哦”刘德点点头。
汉室在开国之初,其实是有两个国都的。
一个就是长安,另外一个是雒阳。
后来考虑来考虑去,觉得还是关中靠谱,有天险可守,有沃土可依,说句不好的话,就算天下大乱,天子把四关一关,管你外面闹的天翻地覆,起码关中还是可以保持平安。
不像雒阳,处于四战之地,一旦有事,甚至可能连准备都没做好,敌人就已经兵临城下了。
虽然最后雒阳没有成为国都,但在汉室政治地位还是比较高的。
像是历史上刘秀再建汉室后就定都雒阳,但长安也并未抛弃,称为西都。
因此,在政治版图上,雒阳令虽然比不上九卿的地位,但作为陪都雒阳令秩比两千石,论分量是比一些地方郡守高的。
所以,也就难怪晁错在他提议的人选被窦婴杯葛后怒而出手了。
只是窦婴觉得更委屈。
晁错权势滔天,正得圣宠,这窦婴自然知道。
可他是中大夫!
依照祖制审查官员是他的本职。
晁错再牛逼,也不能一言不合就打人吧?
因此窦婴对刘德吐苦水道:“臣觉得晁内史的品性太暴躁了些,实在不像九卿!”
刘德笑了笑,这窦婴别的都好,就是太理性主义了。
前世刘德跟他共事两年,早已清楚他的这个毛病。
只是前世的时候,窦婴已经成熟了许多了,也能抑制心里的冲动。
只不过现在嘛
他大概跟愣头青没什么区别。
像是再过一段时间,历史上的那次著名的家宴上,窦太后提出让刘武做储君,连天子都没出声,就窦婴跳了出来。
窦婴的那个举动不止让他得罪了刘武,更恶了窦太后,刘德在前世时就听说,窦太后气的都不认他这个侄子了!
也是吃了那次教训,后来的窦婴才开始成熟起来
刘德还是很欣赏窦婴的。
这种浑身理想主义色彩的官员在汉室太少见了,特别是窦婴还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外戚,以他的身份地位和背景,就算天天在长安欺男霸女,也没几个人敢说他。
可他却偏偏出来做事,而且做的都还不错。
只这一点,就让刘德对窦婴生出好感。
因此刘德有意的走上前,套近乎道:“中大夫也无需气恼了,胜败乃兵家常事,下次找机会打回来就好了!”
“嗯,臣也是这么想的”窦婴点点头。
这没什么好避讳的,朝堂上打架斗殴乃是常态,就连天子都见怪不怪,只要不是闹的太过离谱也就听之任之了。
“中大夫可是要出宫?”刘德问道。因为这条路的终点是未央南司马门,所谓司马门,指的是皇宫外侧的一道大门,想要出入宫禁,那是唯一的出口,走其他地方,都是违禁的。
“嗯!”窦婴捂着额头道:“正要回家养伤”
“我也正要出宫不如你我同车而行?”刘德趁机提议,窦婴可是他眼馋了很久的人才,若能博得对方好感,甚至能让他投靠过来,最起码的一点,刘德也能平白得一个免费的高级人才。

前世刘荣的太子府里,只有两个自带干粮不要薪水的人。
一个是刘德,还有一个是窦婴。
刘德是想投资,换一个稳定的安逸未来。
而窦婴则是根本不差钱!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