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皇帝 第八百七十四节 未来

“陛下”义纵走殿中,恭身下拜:“臣,幸不辱命”
说着,他就忍不住流下眼泪。
一半是真的,但一半是装的。
刘彻看着自己的这个小舅子,心里面也是感慨万千。
当年在河东捡的一个土匪少年,今天居然已经是汉家最顶级的大将了。
马邑之战后,他的骠骑将军,算是坐稳了,哪怕进一步擢升为车骑将军或者卫将军,获得开府建牙的资格,也并非不可能。
只是,刘彻不打算让他升的太快。
这是从时间上考虑的。
卫青起码还要五年,才能成年。
他现在大概还只是一个在平阳县的山坡上放羊的奴产子,每天都在纠结,明天到底能不能吃饱这个问题。
至于霍去病
起码还要八年,他才会出生。
在这两位双子星登场前,刘彻还需要义纵和新生代的将军来撑起汉室的一片天。
当然,也不是非要卫青霍去病不可。
只是,用这两人,比自己起提拔和培养新人,更可靠。
毕竟,他们是百分百可以成功的。
而培养其他新人,则完全要看运气。
所以,刘彻一直小心翼翼的,没有让自己去过多的关注平阳县,甚至,他连宦官和绣衣卫也不往平阳派。
平阳的官员调整升迁任免,他也从不过问,任由下面的大臣决定。
就是害怕蝴蝶效应,发生什么事情。
万一,霍去病没了,他就要哭了。
而且,刘彻一直觉得,现有的将军们,都不如卫青霍去病。
虽然他清楚,这其实也就是一种情怀。
就像人们总是沉湎过去的美好一样。
所谓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寄希望于‘霍去病卫青’,也是现实需要。
现在的义纵等新生代的将军们,看上去似乎在马邑交出了一份很不错的答卷。
但再过十年,二十年。
现在的新生代就要变成中生代,甚至腐朽堕落。
国家需要不断有新鲜血液来加入。
正如十年前,周亚夫崛起,带领汉军进入纪律作战时代,如今义纵崛起,宣告骑兵时代的到来。
十年之后呢?
那肯定又将是一个新时代。
需要新的将军杠起强军的旗帜。
“朕的骠骑将军回来了”心里面虽然在计划着给义纵找备胎,但刘彻表面上却是高兴的站起身来,亲热无比的轻松下台,扶起义纵:“卿没有辜负朕与义妃的期望,为朕斩下尹稚斜之首级,告慰平城以来五十六年之阵亡大臣将佐,为社稷立下大功,朕已命司马相如,为卿做‘骠骑颂’,以褒扬和传颂卿之战绩,使天下皆知!”
拼命拉拢和团结对自己有用的大将大臣,算是老刘家的传统了。
打刘邦开始就是这样,当某个臣子对刘氏天子有用时,简直是予取予求,什么要求都能满足,恨不得将他捧上天。
但一旦这个臣子失去了利用价值
特别是他还在作死的时候
譬如韩信啊。
譬如彭越啊。
这都是很好的例子。
当然,只要不作死,一般不会有那个下场。
而且,刘家发展到现在,驾驭大臣的手段和方法,也不断推陈出新,革除了许多早期的弊端和毛病。
基本上能做到笑着将某个大臣的职权解除,而对方还要跪地叩首感恩。
义纵闻言,心里面真是大喜过望。
他如今正是意气风发,也不会去考虑什么韩信、彭越。
因为这没有可比性。
韩信、彭越,那是拥兵自重,威胁太大。
而他手下,除了几个亲兵之外,没有天子虎符和诏书,他连一个卒子都指使不动。
反而是,他现在有个好榜样。
他的恩师周亚夫。
周亚夫打了吴楚之战后,因功升为丞相,可谓是登上人生巅峰。
而他也准备循着周亚夫的足迹,这么来一套。
更重要的是
对义纵来说,其实他本身的官职大小,爵位高低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皇长子的未来!
只要能让皇长子能顺利成长,并成为储君。
那义氏家族,还怕没有未来吗?
如今天子表态,要为他做《骠骑颂》。
这可是武将的最高荣誉,也是他最想得到的奖励。
这个奖励,甚至胜过益封一万户!
为什么?
看看青史之上,能让天子下令为武臣作颂的都是谁吧?
尹吉甫!南仲!
一旦这骠骑颂出炉,配合马邑的战果,他义家立刻就将成为天下英雄豪杰投奔的对象。
他就可以趁机借此机会,为自己外甥培养羽翼,扶植班底。
然后等待时机。
这个时机随时都会出现。
听了天子的嘉奖,义纵立刻就拜道:“臣微末之功,不敢与先贤争锋,请陛下收回成命“
这必要的推让样子,还是要做的。
刘彻自然也懂这个游戏贵族,他拉着义纵的手,道:“骠骑劳苦功高,受此褒扬,理所当然!”
只有刘彻明白,其实刘病已的机会,是大于所有他的未来的弟弟们的——除非发生意外,不然这储君之位,基本上内定刘病已。
原因很简单。
皇后陈阿娇,不可能生下孩子。
就跟如今的薄太后一样。
这是刘氏的诅咒——几乎所有生于深宫,顺利接班的皇帝,都会面临皇后不孕的厄运。
譬如刘彻老爹的皇后薄皇后,刘彻自己的陈皇后,还有历史上,昭帝的上官皇后,成帝的赵皇后,哀帝的王皇后,都是如此。
对这样的灵异事件,刘彻只能耸耸肩,认清现实。
当然,刘病已也不是完全就坐定了太子,坐定了储君。
刘彻对自己的继承人,要求是非常严苛的。
在他成为太子之前,他必须向刘彻证明——他最起码具备了管理一个三十县的郡的能力,并且还得治理好。
若连这个条件都达不到,做了储君,也迟早药丸,要被他的兄弟拉下马。
甚至还可能导致政治动荡,国家危机。
刘彻不是那种会用个人感情来处理国家社稷的皇帝。
喜欢某个儿子,刘彻会给他一个大大的封国,无数的财富。
但不会让他赶鸭子上架,去做他做不来的事情。
汉宣帝那样的傻事,发生一次就够了!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