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皇帝 第九百四十四节 萌芽

马车刚刚停下,立刻就有好几个店铺的伙计围了过来,招揽生意。
“贵人,贵人”七八张嘴巴在马车外面嚷嚷着,一个个口灿莲花。
“不知道贵人是买纸,还是要印刷?”
“蔽店的纸张,在整个长安以物廉价美著称!”
“蔽店的雕刻师傅,俱是从少府请来的大师,更有少府甲等名匠亲自坐镇,绝对可以满足贵人的一切需求”
这些嚷嚷声,让刘彻身侧的王道身子有些发抖。
刘彻微微抬眼,看了看王道的模样。
鼻子里哼了一声。
后者立刻就跪下来。
“行了,行了,这些事情回去后再说”刘彻提着脚尖踹了这个家伙一脚。
对于这样的情况,刘彻早有预计了。
少府卿的事务,庞大而繁琐。
整个机构上上下下,几近数十万的官僚、工匠、宦官、奴婢。
如此庞大的一个机构,自然有人会出去捞外快,做私活。
别说是现在,就是再过两千年,国企的设计师、工程师,偷偷在外面接单,甚至自己开个工作室,也不稀奇。
这种事情,刘彻也懒得管。
反正,少府只要能完成任务。
那他有空的话,在外面接单。
刘彻是管不着也懒得管。
但是
问题,真的是只有这么一点吗?
刘彻走下马车,抬眼看了看四周。
忠诚可靠的护卫们,已经在刘彻的马车外面,形成了一条人肉保护墙。
那些店铺的伙计,都被隔离在马车的十步之外。
“我想要这种纸一万张”刘彻从怀里摸出一张洁白而有泽的纸张,问道:“你们谁能提供?”
“价钱,不是问题!”
那张纸,旋即就被一个侍从官递给了众伙计。
这些家伙接过纸张后,仔细看了看。
“贵人”一个脸上长了颗痣的伙计满脸笑容的讨好道:“此乃御纸啊”
能被老板委派来招揽生意的,当然都不是什么废物。
至少也是行业内顶尖的人物。
“请恕我家店小,不能提供”那人嘿嘿笑着,却在一个劲搓着手。
刘彻自然闻弦歌而知雅意。
他从怀里摸出一个印章,丢给他,道:“仔细看看!”
那人接过一看,顿时就打了稽首,拜道:“原来是高粱侯公子当面”
他立刻就有了底气了。
高粱侯!
这可是天生自带光环的男人啊!
在今天的汉家列侯圈子里。
高粱侯的地位是跟瓒候等万户侯的地位是一样的。
是可以使劲作死,而不用担心会被廷尉请去喝茶的家族。
原因很简单。
本代高粱侯的生父就是哪位被齐王田横烹了的高祖大臣,现在天下儒家最大的笑柄来源之一,自号‘酒、徒’的郦食其之子郦疥。
他还有个堂弟,名叫郦寄。
就是当朝的特进元老,武苑祭酒!
可谓是一个枝繁叶茂的大家族!
郦氏现在是朝堂上仅此丞相长平侯和车骑将军东成候的山头。
许多人做梦都想攀附上郦氏。
只是
这御纸,依然不是那么好弄啊。
这人微微垂头拱手道:“公子容禀,这御纸,少府那边管得紧”
刘彻微微一笑,对着身旁的剧孟拍拍手。
后者立刻取来两个金饼,摆到了对方面前。
黄橙橙的小可爱,绽放着让人难以把持的光泽。
那人顿时就噎住了,喉咙里使劲的吞咽着唾液。
两个金饼,就是两斤黄金。
金一斤,值钱过万。
“钱不是问题”刘彻摆出一副‘壕’的面目:“关键是你们有没有?”
“有”那人立刻就笑着阿谀起来:“怎么可能没有”
其他人在黄金的刺激下,也纷纷说道:“贵人,贵人,鄙店也有啊!”
“最快什么时候能得?”刘彻直接问道。
“半个月!”有人迫不及待的说道。
“十天!”有人眼珠子都红了。
“五天!”一个穿着劲装的男子挤进人群,直接大包大揽起来:“贵人请给某家五天时间,一万张御纸,一定给您准备好!”
此人的到来,瞬间让其他人做鸟兽散。
“五天?”刘彻有些不敢置信了。
“是的!”那男子拱手道:“五日!五日之后,一万张御纸,准时奉上!”
“只是价钱”他嘿嘿笑着:“一口价,一百万!只要五铢钱!当然,少府御制的金饼也可以!”
“一百万?”刘彻更加有兴趣了:“果真吗?”
“然!”那男子拍着胸膛:“贵人可以去长安打听打听,某家杨越向来是说到做到,绝不拖延!”
“考工司左丞杨慎是阁下的?”刘彻一听,立刻想起了一个名字,故意问道。
“正是某家大兄!”
刘彻闻言,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点头颔首,道:“善!”
“就这样约定了!”
“五日之后,阁下将纸张送至高粱侯府,一百万现五铢,绝无二话!”
“诺!”杨越大喜,说道:“就这样决定了,五日后,一定将纸张送至贵人府上!”
“这两锭金饼,就算定金吧!”刘彻笑眯眯的让剧孟将金饼送到对方手上。
杨越喜滋滋的收下那两块金饼,笑着道:“贵人可还需要刻印?”
刘彻笑着摆摆手:“暂时没这个需要”
杨越闻言,也不纠缠,喜滋滋的抱着那两块金饼,将之踹到怀里,然后,说道:“那小的就先告辞了,贵人若有需求,可来某家的小店,就在这直市旗亭之下”
刘彻笑的更开心了。
他适时的提出了一个要求:“我想去阁下殿中看看,方便吗?”
“方便!”刚刚做成一笔大买卖的杨越正愁怎么跟这位贵人拉上关系呢,立刻一口答应。
“那就劳烦阁下带路”刘彻笑着说道。
一刻钟后,刘彻一行被杨越带到了直市中心的一个店铺前。
刘彻对此地还有些印象。
在记忆里,此地曾经是常年冒着蒸汽,日夜不停的在吞吐着白烟的柳条加工作坊。
但现在,此地却成为了一个纸张和书籍的海洋。
随处都能看到,堆满了店铺内外的纸张和装订好的书籍。
街道两侧,更是停满了马车。
马车上,不是堆满了纸张,就是堆满了雕刻好的木板。
“阁下的作坊不在城内啊”刘彻一看这个情况就知道了,这些家伙肯定是只在长安城内营业,而生产基地,则可能都在城外。
“贵人好眼力!”杨越笑着逢迎道:“现在,执金吾和卫尉衙门抓得紧,谁还敢在长安城里开造纸作坊?所以,大家将作坊都移到了城外的庄园,甚至移到了鸿固原之外”
“反正,如今道路便利,左右不过雇人运输而已”
“哦”刘彻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贵人请入内”杨越掀开自己店铺的帘子,将刘彻一行带到里面。
一进门,刘彻就闻到了一股浓烈带着书卷气的香味。
只见左右两侧的柜子上,都码满了各种各样的纸张。
从质量低劣的粗麻纸,一直到现在公卿大臣们都在使用的官纸,甚至刘彻还看到了在边角的角落里,还摆放着几个硬纸扎成的纸甲。
“阁下还做白事啊”刘彻问道:“怎么样,这纸甲能卖得出去吗?”
很早以前,刘彻就听绣衣卫报告过,有百姓用纸甲给先人做陪葬的故事。
相比竹甲和藤甲甚至是高仿的军队制式甲胄。
这纸甲以价格低廉而广受欢迎,据说,现在,寻常百姓丧事,都要买上几个纸甲,作为陪葬品。
“还行吧”杨越笑着道:“不过是赚个辛苦钱”
他叹着气道:“现如今,买卖不好做,尤其是这纸张印刷,赚的都是辛苦钱那像贵人,随便就能从加恩封国,日进斗金!”
刘彻呵呵一笑,他拿起一叠白纸,问道:“这些纸张都是阁下的作坊所出?”
“然!”杨越点点头,说道:“不敢欺瞒贵人,其实便是那御纸,鄙人那作坊也能生产,只是产量少,生产慢,暂时还不如少府,但到了明年嘿嘿”
“嗯?”刘彻好奇的问道:“我听说,除了少府之外,无人会那御纸之法啊!”
现在,汉室最高等级的纸张,是少府在蜀郡生产的。
整个生产程序繁琐而复杂,所产的纸张,洁白如玉,薄如蝉翼,广受皇室和贵族欢迎。
因为产于蜀郡,又称为蜀纸。
什么时候,民间也学会了?
“然!”杨越恭身道:“少府用纸,确实外人很难学会”
“但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杨越道:“只要有关系,总能想到办法”
刘彻越听越觉得有意思了。
这一幕场景,岂非是似曾相识?
刘彻看了看着店铺内陈设和摆放的纸张,问道:“阁下的作坊,有多少雇工啊?”
“大概七百余人”杨越闻言,却是炫耀着说道:“在整个长安,鄙人的作坊,都是数一数二的!”
一个造纸作坊居然有七百多个工人!
这让刘彻吃惊不已。
“这么多工人!”刘彻笑着道:“阁下的本事可真不小”
“嘿嘿”杨越矜持的笑了一声,然后拱手说道:“正因为有七百多张嘴巴,在等着某家发薪,某家不得不日夜操劳啊”
“敢问阁下,现在关中最大的作坊是谁在经营?所产何物?”刘彻想了想,故作好奇的问道。
“自然是田氏的布帛作坊和师家的车马作坊!”杨越露出一副崇拜的神情,说道:“田氏的布帛作坊,雇工居然两三千之多,日产布帛上千匹,等于是天天在印钱!”
“据说”杨越压低了声音,说道:“那田氏研究出了一种全新的织布机,但却不去领桃候的赏格,而是私下自己用了”
“至于那师氏的车马作坊,光是木工和铁工,就有数百人,学徒和工匠无数,每日都要修葺和制造各种车马数百辆!”
刘彻听了,不动声色的笑了笑。
“绣衣卫呵呵”刘彻在心里冷笑两声。
事实证明,一家独大要不得!
“看来,得搞个东厂了”刘彻在心里想着。
这出门才多久!
就发现了绣衣卫至少瞒了三个事情。
也不知道,这些家伙是贼胆包天,还是活得不耐烦了!
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
重要的是,刘彻知道。
在关中,资本主义的萌芽,已经长出了第一片嫩芽。
而且,因为中国的特殊国情。
他们与官府和贵族的力量,诡异的共生了在一起。
刘彻敢打赌。
这个杨越,肯定是少府考工令的黑手套,是被推到前面来的人物。
这也是中国特色了。
所以商人,都离不开政治,离不开官僚。
这也就意味着,在未来,中国的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可能会跟后世西方的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产物。
刘彻继续看着这店铺内的东西。
忽然,一个放在角落来的棋盘状器皿引起了他的主意。
刘彻走过来,捡起那个东西,吹了吹上面的灰尘,然后伸出手指,拿捏了一下那东西上的几个金属块,将它们翻过来。
“阁下,这是何物?”刘彻对着杨越招招手,问道。
“哦”杨越看了看那个东西,笑着道:“此乃鄙店一个不成功的实验”
杨越从那个棋盘里拿起一个拇指头大小的金属,在手里把玩了一二,然后道:“贵人当知,如今天下,盖以雕版为印,无论少府还是民间,皆以雕刻为印刷之用!”
“或以木版,或以铜版”
“鄙人有位好友,因此突发奇想,想要尝试以青铜铸字,然后灵活组合使用,如此,就不必雕刻用版了,只需要铸好一套常用字,则可永永使用”杨越拿着那个金属字,然后叹道:“可惜,这青铜字,铸造耗时,而且极难成型”
刘彻点点头,这也是现在限制了金属活字的技术条件了。
“阁下何不以铅试试?”刘彻笑着提出建议:“铅能软,更易塑性,容错率也更高,而且成本低廉!”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