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皇帝 第九百四十六节 整顿(1)

刘彻低头看着这一段渭河里浑浊的河水。
万幸的是,水里面应该没有各种重金属和化学制品。
充其量,不过是大量的废水和生活垃圾长久以来排泄到这一个河段造成的。
换句话说,只要给时间,大自然自己就能平复这些伤口。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刘彻下令道:“剧孟,立即持朕之节,发虎贲骑士,轻装来此,候朕命令!”
虎贲卫跟羽林卫最近都在长安以东的霸陵牧场附近进行训练。
这也是刘彻现在最佳的选择。
这里的事情,必须被封锁住,并且,不可以被外界所知,尤其不能被摆到台面上。
一旦被摆到台面上,那就完蛋了。
整个天下的舆论和思想界,都要爆炸!
其冲击波和余威,足以让刘彻至少十年不敢再动尝试孵化工业的念头。
“汤武网开三面,四海咸服”刘彻在心里呢喃一声。
有时候,祖宗太给力了,也是问题。
就像在工业化这个事情上,中国的问题,就在于祖宗们实在太给力了。
早在远古的蛮荒时代,在那个结绳记事的时代,燧人氏钻木取火之后的时代。
伏羲氏仰观天文,俯察地理,法像天地,于是有了诸夏文明。
从那时候起,诸夏民族的哲学与思想就永远无法离开人与自然这个大命题。
尤其是士大夫和学者。
对士大夫和学者们来说,‘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芳草鲜美,落英缤纷’,这样的世界才是正常的。
要是让他们看到眼前的这些景象。
这些家伙估计要疯。
而作为统治者的皇帝而言,倘若刘彻不是穿越者。
他见到这个情况,第一个反应必然是——哪来的贼子,居然敢坏朕的江山?
对于古代中国而言,破坏自然,污染环境这种事情,跟挖自己的祖坟没有差别。
谁要敢挖中国人的祖坟,那必然是要不死不休的!
而眼前的这个场景,假如被捅到朝堂,那就不仅仅是挖祖坟的问题了。
在这个彗星回归都象征着战争和死亡,日蚀月食,意味着皇帝要检讨自己的时代。
环境被破坏,水源被污染,土地不再正常生长出五谷。
那就不仅仅是一个罪己诏就能摆平的事情了。
这甚至可能被人认为是‘获罪于天’的证据。
“随朕看看,这些家伙到底搞出了什么样的怪物吧”刘彻挥手,带着随从们走向远方那片猬集在一个个庄园的河岸边的作坊群。
经过一刻钟的短途步行后,刘彻终于接近了第一个正在热火朝天工作的工坊。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非常原始,完全没有工业痕迹的,全手工工坊。
两三百个壮丁,赤裸着上身,轮着一柄柄的铁锤,不断的在火热的火炉前捶打。
一件件的农具,渐渐成型。
都是些很简单的农具。
不过是将材质从青铜或者木制,换成了铁器。
工坊的外面,更是堆满了各种已经打制成型的农具。
刘彻看了看,都是些耒耜一类的旧农具或者锄头之类的新农具。
刘彻观察了一会,发现这些人都是在做着一些简单的重复工序。
几乎每一位工人,都只会负责一个工序——既只锻打一个地方,而将下一个工作,交给其他人。
工棚中,几个同样光着上身的男子,似乎扮演着一种类似质检员和监工的角色,察看和检查这些工人的产品。
“这是少府的工作方式”刘彻只看了了一会就明白了。
简单的原始的流水线生产和集约化生产,早在两百年前,商君变法后就出现在秦的少府体系中。
发展到巅峰时,秦的少府能生产制造供应整个秦军所需要的一切产品。
从武器到甲胄,从箭簇到护腿,从干粮到调味品和酱料。
没有什么是少府所不能生产和制造的。
那帮变态建造了庞大的骊山秦始皇地宫。
旁的不说,单单是号称世界第八大奇迹的秦始皇兵马俑,就足够让人们明白,秦少府的战斗力有多强。
汉少府虽然没有秦少府那么给力。
但也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机构。
依然继承了秦少府的许多先进的智慧和制度。
其中就有这分工合作,流水线生产的制度。
但,秦汉的少府,除了分工合作,流水线生产外,还有一个物勒工名的制度。
任何一件武器,甚至是箭簇上,都能找到它产自那里、谁制造的以及主管官员的详细信息。
出了问题,能直接追溯到整条链子上的所有人。
但,眼前的这个工坊,看上去似乎只学了怎么分工合作,而将物勒工名抛之脑后。
不过,这也正常。
商品经济时代,质量算个毛?
数量和价钱才是关键。
商人跟资本家,都只会追逐利润、
刘彻继续向前,一路上看到了织造工坊、造纸工坊、陶瓷烧制工坊还有生铁冶炼工坊。
这一家家的工坊,基本都是由关中的豪强巨头们所开。
田家、杨家、孟家、王家。
当然,也有外来的地头蛇。
譬如,师氏的车马制造工坊以及鲁国大贾邴氏的冶铁作坊。
基本上,这些作坊都让刘彻看到了少府的影子在其中若隐若现。
许多作坊的陈设和布局甚至工人们的工位,都是照搬的少府体系。
甚至,刘彻怀疑,连管事的和监工,也是少府那边出来捞外快的。
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一路行来,还没有走完一半,刘彻就发现,此地已经猬集了起码两千多名工人。
这在西元前,毫无疑问,是一个可怕的数字。
两千多名工人!
在这个一个大县撑死了十万左右人口的时代,这是一个可怕的数字。
这意味着,最少有两千多户家庭,已经从农耕转向了手工业。
资本主义的第一片嫩叶,似乎已经萌发出来了。
但是 可惜
“作死啊!”刘彻沉沉一叹。
就在他感慨的时候,旁边的一个工坊中,一个工人似乎是因为太累了,手上动作稍微一慢,就被监工一脚踹在地上,然后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工人蜷缩在地上,一声不吭的忍受着责罚。
但任何人都知道,他的心中,必然有着怒火。
“这些商人跟过去一样,既得罪了上层,又获罪于人民”刘彻对着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薄世说道:“自取灭亡,指日可待!”
“但朕不能让他们灭亡”刘彻回头问道:“卿知道原因吗?”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