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第82章 我有金手指

米德正和田大由的两条技术路线,李肆都有所了解。
米德正是传统的拼接法,《天工开物》的记述就是如此。以几根熟铁条锻打出一根短管,再以两三根短管焊打为一根长管。这条路线的优点是可以造长枪管,而且分段枪管冷却相对均匀,坚实程度有一定保证。但缺点也很明显,枪管的质量由分段的焊接决定,而这焊接手艺全靠经验,没个十年以上的积淀,可出不来合格产品,这是所谓的精工路线。
田大由的流派与戚继光在《纪效新书》上说的鸟枪造法相近,也就是以双层熟铁板直接卷合。这个技术的优点是枪管不必焊接,但缺点是造不了长枪管,而且整管锻造时的冷却不够均匀。造成管身前后质地有差别,冷却差异太大的话,也很容易炸膛。
原本李肆在十来天里造出百枝鸟枪的计划,难点只是在钻枪管上。可现在两人这么一争,连造枪管都成了难题。如果两人分开各干各的,米德正拍胸脯说十天能拿出三十根枪管粗坯,田大由也报了同样的数量,可瞧两人如斗鸡一般互相瞪着的眼神,就知道这数目完全是斗气的结果,就算他们能拼出来,李肆对枪管的质量也没办法放心。
“我只有十来天的时间,没功夫给你们的技术流派作什么正统不正统的评判,现在只需要借重你们最基本的知识,大家结成一个整体来做这事。”
李肆看看围着铁匠铺的一圈汉子,心说既然没有蒸汽机,也没有水力锻锤,那就拿人力堆好了。
听了李肆的安排,米德正和田大由两人心里都是一半火焰一半冰,在这之上还被疑惑的浓雾重重包裹着。
“不堆人力,那叫什么mmp……”
李肆再次检查过自己的方案,同时从两个炉头那确定了没技术上的明显问题后,心里这么说着。
他的方案是不让田大由米德正分头自己打造,而是围着一套工具携手合作。而这套东西很野蛮很暴力,以前在凤田村造炮的时候,何贵曾经作过炮芯的旋转提取架,就用这个架子改造成人力锻锤。用几百斤生铁当锻锤,以人力推杆借助齿轮提升锻锤,由此来整体锻打枪管。这样作的好处就是避免了枪管的冷却不均,同时为后面直接转用水力锻锤打下技术基础。
计划里,得用四五天来改造这套人力锻锤,包括熔炼生铁锻锤,给传动齿轮加上铁皮,提升传动效率,以及调整和加固架子,这部分工作有关凤生和何贵来负责。
而具体的枪管锻造技术,乃至锻台,都用了田大由的技术。那就是双层卷筒,外加中间有一个凹槽的平直锻台,而不是米德正的圆弧内凹形锻台。枪管在凹槽内翻卷锻打,可以直接成型,这点小技巧,欧洲和华夏人都会用。
田大由不觉得是自己占了上风,因为李肆没让他负责细节执行。米德正有数十年经验,让他负责翻卷枪管,查看套在枪管内的钢骨状况,适时抽出钢骨冷却,等于是让米德正负责品质监控。米德正自然更是不爽,他的技术路线被否定了,只能像烧烤师傅一样,负责照管火候。
可两人瞅了半天李肆画的工艺流程简图,终于找回了心理平衡。田大由不说,他的技术路线得到了肯定,是最大的赢家。米德正也发现,不用自己挥锻锤,每根枪管的质量都是自己在把握,这自然是承认了他在锻枪管上的造诣胜过田大由。
“四哥儿……是从哪学来的这办法?”
米德正不像田大由他们,已经习惯了李肆带来的惊奇,他越看流程图越觉得心惊。这套办法,不仅将锻打和卷滚分开了,还是连续不断的作业。比如钢骨需要冷却的话,就换一根继续,不像之前那样停下来。而枪管锻到冷下来的时候,就回炉加热,继续锻打另一根。总之有炉工分班推动人力锻锤,制造过程根本不需要停下来。
“有这套人力锻锤,一百根枪管,还真是小事……”
米德正这么感叹着。
“四哥儿的学识,那是仙人传的。”
田大由也早服气了,这套流程转起来,别说一百根,一千根枪管也是小事。
两人不再争执,也就在技术上撞出了火花。当李肆听到他们俩想着在第一层枪管卷好后,裹上一层铁丝多锻一次,再卷第二层,李肆很是吃惊,这可是把造炮的工艺用在了造枪上啊。【1】
这建议李肆当然是点头不已,等熟悉了这一套东西,未来用钢丝缠径造炮的技术,也就算打下了基础。
田大由米德正都是专业人士,李肆将这套东西展示出来,他们就已经能看到,除开改造人力锻锤的时间,锻出一百枝枪管粗坯估计最多也就两三天,算算这就是七八天……
“四哥儿,你只留下了两三天的时间来钻枪管?”
在这事上,不说米德正,田大由的疑虑都还没有消去。
李肆嘿嘿一笑,竖起了一根手指。
“我有金手指,三天也许不够,可最多五天就能搞定。”
田大由米德正看着他那根手指,心想莫非四哥儿学了什么神功,真能用手指头来钻枪管?
接下来的七八天里,是李肆来到这个世界上最忙碌的一段时间,他甚至恨不得分身三处,一处跟着少年们进行鸟枪训练,一处指导铁匠铺的进度,一处去照看何木匠那边的进度。每天都忙得脚不旋踵,吃饭都没时间。毕竟整套东西是全新搭起来的,特别是人力锻锤,还出过好几次状况,险些伤了人,李肆不得不在现场改进,及时调整。
好在这都是极简单的东西,以李肆那点机械知识也能应付,外加何木匠已经对齿轮机械有了基本的认识,问题很快都迎刃而解。当然,支持这种进度的,也有李肆洒出来的银子。一方面是需要什么物料就马上采购,一方面也给所有工匠们开出了特别津贴,还允诺完成之后有重赏,将工匠们的积极性全都激发了出来。
不管是在训练场还是在矿场,枪声、打铁声、开枪的呼喝声和推锻锤杆的吆喝声响成一片,还真有一番他妈的的热烈景象。
七八天时间一晃而过,萧胜带着那些跟少年司卫们合训的鸟枪兵撤了回去。临走的时候,萧胜对李肆展开手掌:“五天,估摸着就是五天。南雄协传来的消息,杨春的大队在韶州城外和曲江晃了一下,没能勾动官兵,劫掠一番后,正朝南方来。施军门已经得了赵制台指挥所有标营和地方协力的正式钧令,正给各标营下令,看来是有了全盘的打算。估摸着最多五天,就要在北面有大动作。”
杨春有大计划,李肆早就从牛十一那知道了,拜李肆所赐,萧胜这个代理小营头也对大局有所了解,所以能将时间估计出来。
据牛十一说,杨春之前两番打猎都尝到了甜头,在浛洸一战里,更是名利双收。不仅在贼匪里的威望立起来了,还在浛洸搜刮了大量物资,足以将整个南连韶道的贼匪聚集起来。他接下来的目标是到韶州曲江一带打猎,想要解决掉当地以南雄协为主的官兵。
杨春这人很有心胸,他没想着攻下韶州城。这时候督标提标三江口协的营兵都已经围追而去,六七个营的官兵,只按剿匪的动员级别出动,战兵总数不到三千人,这是他的目标,颇有“不纠结一城一地,以消灭敌人有生力量为目标”的战略头脑。
这时候施世骠的人马已经到了英德,不可能遇匪而逃,大战之地应该就在县城以北,算算路程,萧胜有了五天的估计。
眼下这局势,萧胜的镇标左营必须出动了,李肆也跟彭家达成了协议,彭家出名义出银子,李肆出人,将县里的练勇重新撑起来。等于是李肆在这段特殊时期,实际行使练总的职权。所以他也得带上“练勇”,跟着左营出动。但这会贼匪还未临城,不算紧急,有萧胜帮忙,李肆自己也找点借口,拖个几天不算大事。
“五天……嗯,应该是没问题。”
李肆点头,萧胜放心地上船而去,至少在人上面,萧胜是放心了。这七八天下来,那些少年司卫们每人都打了五六百枪,枪法已经远胜一般的绿营兵。虽然在他看来,阵法还很欠缺,毕竟时间太短,可要跟贼匪对阵,应该是足够了。
那么剩下的就是鸟枪,萧胜对此也不担心,就算李肆没造出来,他还可以让营里其他鸟枪手把鸟枪换给李肆。
可李肆却不乐意,这七八天的训练里,那些鸟枪破了十多枝,不是装药很少,只是枪管开裂而不是炸膛,他可要损失不少人。真到实战里,他可不敢用这样的家伙。
送走了萧胜,田大由和米德摸着汗水找了过来,两人挺直了胸膛,欣慰地报告说一百二十枝枪管锻好了,多出来的二十枝是备品。
“四哥儿,咱们都等着看你的金手指呢。”
田大由和米德正一样,脸上那迫切之色再也明显不过。
李肆指了指远处那正顺着河水嘎吱嘎吱摇着的水车说:“就在那呢,昨天就立起来了,你们都没注意到?”
田大由皱眉:“那不是水车么……”
接着他一呆:“这里是矿场,又没田需要灌,怎么建起水车来了?难道四哥儿要在这建磨坊?”
不等李肆回答,米德正抽了口气:“莫非……”
李肆点头:“是啊,是个磨坊,不过磨的是枪管而不是米麦。”
水力锻锤需要的齿轮载荷系数太大,眼下时间太赶,来不及鼓捣,李肆对水力的应用,就只指望着水力钻床。
身为木匠的何贵,对水车自然早有概念,而之前李肆也跟他讲过水力锯床刨床的构造,其实核心就是一点,怎么把水力传过来,然后变成可以干很多事情的机械。具体细节李肆说不太清楚,毕竟不是机械专业,但道理却很明白。当李肆对何贵讲了这水力钻床的原理后,何贵很快就拿出了设计。
“试试吧,反正我用着堕子钢钻头在生铁上钻洞都能扛住。”
何贵这几天明显瘦了,说起来他才是这场鸟枪激射运动里的头号功臣。人力锻锤是他具体改造的,还要指导徒工做枪身,同时还在矿场一侧建起了这套水力钻床。可他此刻却是一脸兴奋,就想着检验自己的成果。
看着正在呼呼转着的水车,田大由和米德正怅然若失,先是人力锻锤,接着是水力钻床,他们忽然觉得,自己这一身的本事,估计有不少得废掉了。
“以前懂得再多,不也活不下去?现在靠着四哥儿的东西,只用出几分,就能让日子好起来,还有什么好叹气的?”
关凤生过来安慰两人,他们的感觉,他早在铸炮的时候就感受过了。
【1:铁丝也就是铁线,康乾时期是佛山铁场名产,远销海内外。】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