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魂海之力

这话千夜怎么听怎么觉得凄凉,堂堂四大黑暗种族之一,距离圣山只有一步之遥,威能远远超过其它大君的狼尊,让族中千年罕见的天才出走的原因,居然是为了不让其它三族有机会和狼人翻脸。
现在这种关系,与翻脸又有何异?
威廉看看千夜,猜到他心中想法,道:“你想得太好了。狼尊不是怕其它三族欺负我们,而是怕欺负得太狠,我族不得不奋起反击。你明白吗?”
也就是说,打脸可以,别抽太重。
这让千夜实在难以理解,堂堂狼人,怎会窝囊至此?
威廉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道:“这是上面那些大人物要操心的事,与我们这些小人物无关。他们也不想与我们有关。”
“那你今后打算怎么办?新世界开拓没有结束之前,你是不能回去的吧?”
威廉点了点头,道:“所以我想来想去,只有你这里能呆了。”
“你来当然欢迎。不过,我这边现在正在与摩萨尔狼人战争,你会不会觉得为难?”
“为难?”威廉冷笑,“这次的妥协,就是先祖派的狼祖首先退让,还反过来对狼尊施压。这老东西,活得越久越怕死。要不是他们,我们狼人怎会落到这种地步?”
“什么样的妥协?”这是千夜最关心的问题。
人族在永夜各族的夹缝中求生存而壮大到今天的地步,千夜如今则是在两大阵营的夹缝中立足并寻求发展的机会,因此大势力的任何一次妥协或联手,都意味着战略危机的到来,必须慎重对待。
威廉道:“在新世界中,狼人不再继续开拓,只是保持目前领地范围。所有圣树树液都要交与永夜议会统一使用。狼人还需要征召五十万战士,以及各级统领强者,听候议会调遣,进入新世界作战。同时,议会还给狼人一份清单,需要狼人满足清单上的战略资源需求。”
“回报呢?”
“开拓成功后,在新世界中会给我们一块符合我们身份地位的领地。”
“这么虚?”
“很实在,不是吗?我们狼人现在有什么身份地位?”威廉自嘲地道。
“那说说现在吧,你打算做什么?”
威廉想了想,道:“我想要一块领地,过去我一直任性,现在是时候学习如何做一个领主了。”
“没问题。”千夜现在要人口有人口,要领地有领地,什么都有,就是缺强者。
威廉道:“我不会白要你的。这块领地,以后我接下来慢慢用军功偿还。还有,这么长时间我还没有到新世界去看看,如果你需要开拓打手,那就叫上我吧。”
千夜大喜。
如威廉这样的天才强者,战力远远超过普通公爵,就是与千夜相比,若两人不出终结技的话,此刻威廉也不一定弱了。
千夜虽然兼有血气与黎明原力,可威廉毕竟高了他一级。虽说位阶不等于战力,可同站在天才的高度,位阶差距还是有影响的。不过等到千夜血气积累足够,晋升公爵后,威廉就不是对手了。
只是晋升不光需要积累血气,还要改造身体,等到全身骨骼全部炼化完成,千夜就会晋阶公爵,现下进度,不过三分之一而已。
得威廉相助,不光能够压倒燃火公爵,再将一大块领地、几千万狼人收入囊中,在新世界开拓中也会对摩萨尔及其它狼人形成压制。毕竟威廉在狼人心目中还是相当有地位的,许多都不愿意与他为敌。
聊到这里,两人酒意上涌,开始了昏天黑地的拼酒,最后千夜将死狗一般的威廉拖回了大公府。
威廉整整睡了一天一夜,才算清醒。他第一时间找到千夜,开始谋划自己领地的事。堂堂群峰之巅的继承人,现在却对墉陆的领地这么感兴趣,实在是落魄得可以。
千夜却不会因此轻视他,而是拿出地图,认真讨论。
千夜本意是将新世界之门与碧波之城周围找块区域划给他,可是威廉却更想自己开拓。
此刻新世界内开拓已经是例行的事,拥有圣树善意在身的千夜行动如同隐形,带上威廉反而不方便。而狼人新军批量练成,却苦于没有圣树药剂不得不停留在墉陆。他们闲着也是闲着,因此千夜就借了十万战士给威廉,至于领地,则是划到了燃火公爵的领地内。
威廉这是要效仿帝国门阀世家的开拓制度,靠自己双手打下属于自己的领地。千夜当然不会反对。威廉则是承诺,打下的领土三分之二归属千夜,三分之一是自己所有。
看他玩领主游戏如此认真,千夜也不好打击他的积极性,就任他去了。
现下千夜领地已经够大,治下人口也够多,部队则武装到了百万级别,目前阶段最更重要的事是逐渐消化,提升领地的繁荣度,以及新世界开拓疆域。至于墉陆领地多一块少一块,已不是那么重要。
确定了领地的事,威廉匆匆离去,片刻后又带了几名狼人进来。这几名狼人个个都有侯爵级的修为,但是气度内敛,并没有许多狼人强者常有的狂放之意,一看就是内政型的贵族。
千夜不由多看了几眼,也转变了一下对狼人的普遍印象。此刻他发觉,固然每个种族都有鲜明的特点,但是到了某些层面或者在某些领域里,个体的共通性还是很大的,这是个有趣的现象。
威廉道:“这几位都是狼尊手下做事,分别负责技术、贸易与军需后勤等领域。我这次带他们过来,就是想看看能够有什么可以合作的地方。”
其中一名狼人侯爵行礼道:“尊敬的黑暗之子,新世界的先行者,墉陆各族大领主千夜大人……”
如此多的头衔,
顿时砸得千夜有些头晕眼花,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名了,听上去就差个世界之王什么的了。
那狼人侯爵还在滔滔不绝:“您的丰功伟绩已经传遍整个永夜世界,每个部落里都流传着您的传说,在无数狼人的先祖祭坛里……”
千夜本来有心要阻止,可是忽然间感觉到有一缕细细的神秘力量降临到自己身上。
好像就是翡翠海狼人臣服时所产生的神秘力量,能够涤荡杂质,提升血脉本质。这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千夜此刻血脉已经达到极高品阶,想再提升一点都是难上加难,若没有经历过这种神秘力量,他甚至不知道暗金血气中依然有杂质。
于是千夜老老实实地站着,静静聆听狼人侯爵的长篇大论,那侯爵着实能讲,整整一个小时才停下来,中间没有丝毫重复,将千夜黄泉时候的旧事都挖了出来,大加颂扬。
到最后实在找不到什么可吹捧的了,于是千夜的容貌,千夜不低的身材,千夜不太高的身材,千夜不胖的身材,千夜不瘦的身材,全都拿出来说了一遍。
好不容易等到他闭嘴,千夜的血脉力量又提升了一小点。
旁边威廉显得十分惊讶,道:“你居然真的能够感应到先祖魂海的力量!”
“什么是先祖魂海?”
“我们狼人那些力量强大的先祖,即使死了也会灵魂不灭,并保有生前的部分力量和传承知识。他们灵魂的归宿,就是魂海。而灵魂开启,就是沟通魂海的力量,以之提升血脉。如果不是知道你和狼人血统毫无关系,我简直要怀疑你是某位先祖的后裔了。”
原来那神秘力量的名称是先祖魂海之力,听起来和血族的鲜血长河差不多,都是虚无飘渺,只能感应,却从未有人真正踏足过的地方。
千夜心中微微一动,看来那侯爵长篇大论,并不是毫无意义的空话。
侯爵说了整整一个小时,此刻额头见汗,脸色苍白,气息虚弱了不少。那篇言论,因为要牵引魂海的力量,其实十分疲累。
侯爵道:“原本我们还担心您是否能够收到,现在看来墉陆部落的传言再真实不过,而萨顶大祭司的预言之眼能穿越大陆和时间。千夜大人,这是我们群峰之巅给您的一份赠礼。想要得到魂海之力,必须得到魂海中先祖灵魂的认可,所以我要将千夜大人事迹全部讲给先祖灵魂听,这样他们才愿意倾注更多的魂海之力。”
千夜这才了然,为何会有咏叹调般的歌功颂德。
侯爵笑道:“我也没想到千夜大人如此年轻,就已经有这么多事迹。先祖们也十分震动,纷纷顷注魂海之力,所以效果出人意料的好。最关键一点,其实还在于千夜大人得到了无数狼人子民的忠诚和信仰。先祖们看到了这个,认为你虽然不是狼人血脉,但并不会亏待我们的子民。”
千夜道:“他们把忠诚交给了我,我当然有责任照顾好他们。这份礼物实在是太珍贵了,我能在什么地方回报群峰之巅?”
那侯爵道:“我们对千夜大人目前的训练体系十分感兴趣,如果大人不介意,我们希望派些新战士过来参训,同时也会派一些教官过来,一方面让他们学习,一方面也可以帮您做些事。”
这其实是十分敏感的事项,不过光是刚刚给千夜加持的魂海之力,价值就无可估量。千夜思索了一下,便点头同意。
他也知道此举等同于和群峰之巅结成了半个军事同盟,不过能够分化永夜阵营,总是好的。
千夜还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有自己的国度,国度内会有各个种族共同生活,这简直是不合常理,可它就是这么发生了。千夜忽然有些自嘲地想,大概各族眼中的败类,都集中到自己的领地上了吧?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几日,陆陆续续有群峰之巅的队伍抵达,而教官和强者们则是先一步到齐。
最初时候,群峰之巅那些精锐的狼人战士十二分的瞧不起墉陆上的同族。事实上,他们也不认为墉陆狼人是自己同族,而且他们对于和人族战士一起训练,配合作战也极为不习惯。
在狼人意识中,根深蒂固地认为人族应该是出现在防线对面的。
这是让双方指挥官都十分头痛的事,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千夜决定让自己的狼人和人族混编部队与群峰之巅的狼人们来一场模拟战争。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