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吞噬系统 第五千零四十章 霞霭星漩

“据哮空禁地那四个老怪传来的讯息看,那头黑皮猪怪已经向哮空禁地去了,看来此人野心不了,这分明是想打探哮空禁地虚实的节奏……”
“魔羚禁地的战火才刚熄灭,他就突然间有了这种动作,此人心性之果绝可见一斑,咱们霞霭禁地必定难逃他的觊觎……”
随着转首向另外三人望去,红裙美妇说话间,脸上的忧色也是越发浓郁。
略顿之后,脸上浮显出苦笑之色,摇头叹息道:“我们霞霭禁地和哮空禁地的整体实力虽然差不多,但我们毕竟全都是娇滴滴的女修,给人的感觉就比哮空禁地好欺负……”
“所以,如果那头黑皮猪怪将两处禁地的大致情况摸清楚,准备出手的话,十有八九,必定是先选择我们霞霭禁地开刀……”
“若是届时再向哮空禁地求救,恐怕就来不及了,而且我们也将陷入极为被动的局面。”
“所以,必须趁着黑皮猪怪还没有对我们霞霭禁地出手之前,先下手为强……”
“哮空禁地那四个老家伙也没安什么好心,他们的提议是让我等以色引诱,将那头黑皮猪怪引入霞霭星漩中去,催动霞霭幻阵,将其永困其中……”
“可若是那样的话,我们的霞霭星漩岂不是就等若彻底废掉了?”
听她说到这里,大殿内修为实力仅次于红裙美女的紫裙美妇皱起了眉头,语气中透出一抹浓到化不开的不甘之意:“霞霭星漩,可是我霞霭禁地无数彩蟒于虚空中吐纳所散发出来的血脉霞霭之力,积聚了无尽岁月才形成的……”
“它可是我们彩蟒一族的圣地,平日里族中彩蟒们需要冲击大境界时,便进入星漩之内闭关,借助无尽的霞霭血脉之力,顺利突破……”
“虽说星漩中的霞霭之力能形成幻阵,展开困封,别说是九阶大圆满的巅峰荒尊了,便是真正的天道境强者,只要没有进入中期,也能令其永坠幻境之中,浑浑噩噩,不得逃出。”
“但那样一来的话,星漩内困封了一位强敌,幻阵启动,我彩蟒一族的所有族人就无法再进入了,日后无论是谁,要想冲击大境界瓶颈,都只能靠机缘拼造化,如此,时间一长的话,我们整个彩蟒族的整体实力提升,都将因此而受到影响了……”
这个后果显然极为严重,影响到了整个彩蟒族的未来,可谓关乎重大,红裙美妇之所以将族群中宇宙至尊以上修为的高层全都召集而来,就是为了商议此事……
此刻,随着紫裙美妇的话声攸落,大殿内的一众彩蟒族高层们面面相视,全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紫裙美妇说的没错,半点耸人听闻的成份都没有,此事确实太关乎重大了,确实难以轻易做出决定。
但红裙美妇适才所说的形势之严峻,却也是不容忽略的事实,而且分明都已迫在眉睫,若无意外的话,哮空禁地的那四个老家伙,很快就将带着那头黑皮猪怪到来,届时若是还没有做出决定的话,一旦错过了最佳时机,再想出手引诱,恐怕都难了……
“嗷呜……”
“霞霭禁地的诸位道友们,本尊魔殿猪霸,特意前来拜访……”
正当殿内的一众星空彩蟒族高层们犹疑不定之际,禁地星域外的边缘方向,突然传来了一声高亢无比的长嚎之声,紧接着便是一道瓮声瓮气的神识之音传了过来……
来人虽然很强大,仅仅只是一道神识之音而已,竟笼罩了整片偌大的禁地星域,让无数颗废弃星辰内的星空彩蟒们全都清晰可闻。
尤其是这一声长嚎不但出现的极为突兀,且还透出一股莫名的古怪之意,就仿佛刚打了一针鸡血似的,给人一种过于激动和兴奋的感觉。
脑中闪过这些念头,霞霭禁地内一颗颗废弃星辰中的无数娇艳女修们全都花容失色,其中一些胆子小一点的,早已面色惨白,连身形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事实上,别说这无数颗废弃星辰内的普通星空彩蟒所化的娇艳女修们了,便是禁地中央巨型星辰巍峨巨峰之巅的这座族群大殿内的数百彩蟒族高层们,此刻也都是身形微震,个个变了颜色……
这头黑猪怪太强大了,乃是九阶大圆满之境的巅峰荒尊,亦即半步天道。
如此恐怖的修为实力,便是大殿上首高座的彩蟒族四位荒尊老怪联手,都绝对不是其对手,反而还会将其惹怒。
想到那一幕,大殿内的四百多名彩蟒族高层们再次身形狂震,脸上的神色更是羞愤不堪,玉齿紧咬,拳头都握住了,一副誓死不从,宁愿拼命的架势!
“这头黑皮死猪果然来了,且听他那道长嚎声中所透出的激动与兴奋,仿佛疯狂一般,本尊先前的推断,显然还有所疏漏……”
面色攸沉之下,红裙美妇当即起身,咬牙切齿道:“这家伙居然还是一头死猪,恐怕他若是对我霞霭禁地出手,已绝非像对待魔羚禁地那般,直接血腥屠戮了……”
“这死猪,必定觊觎我等的美色,族群中无数彩蟒,都将沦为他的……这绝不允许!”
“看来我们没有选择了,为了无数族人不被这头死黑猪奴役,沦为其奴,唯一的选择,就是设法将他引入霞霭星漩之中,然后开启霞霭幻阵,将其永困于其中……”
说到这里,红裙美妇转首将大殿内的一众彩蟒族高层全都环视了一圈,见众人都没有异议,这才松吁了一口气,转首看向另外三名彩蟒族的荒尊老怪。
脸上浮显出决绝之色,接着说道:“届时,你我四人之中,必有一人要负责将他引入霞霭星漩,这个人选就由那头死黑猪自己来定吧,他对谁中意一些,就由谁领其进入霞霭星漩,能否在幻阵启动之前顺利地冲出,就看自身的造化了。”
“为了整个族群,哪怕是牺牲,也是可以有的……”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