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吞噬系统 第五千零九十五章 果然如此

“咻……”
微弱的破空声响起,叶轩的身形化为一道毫芒,冲入了虚空青瓮之内。
前方的瓮底位置,血贲和蚊屠本尊一直都盘膝闭目,这一个月以来没有半分的异动,他们在等待叶轩的到来,如今,一切都已完成,两人睁开了双眼……
看到叶轩的一瞬间,尤其是感应到叶轩体内所弥散出来的天道境七阶的修为气息后,血贲和蚊屠本尊的瞳孔一阵收缩,脸上浮显出了震惊与艳羡交杂的复杂表情。
当初,也就是星博与天道青眼联手,准备地说是借助洪荒天道青眼的力量,顺利地进入银河星域那一次,他们也曾与叶轩交手……
那一次,另外两名跟随于星博身旁的人族追随者彻底陨落,而他们二人也险些如此,当时的他们仅仅只是荒古大能,还并未跨入荒古至尊境。
而叶轩的修为实力,甚至还不如他们。
可以说,当时若非尚还未曾离开叶轩的天道婴尸的出手相助,叶轩那一次恐怕就危矣了。
但如今,时间过去并不久,再次见面时,他们二人虽然已经让自己的神魂与夺舍的肉身完全契合,修为实力也因为伤势恢复而跨入了荒尊境。
可这一切的一切与叶轩的成长速度和幅度相比,却又什么都不算了,简直不堪入目,上不了台面,叫人羞愧……
短短时间不见,这位当初比他们还弱的人族小辈,居然已经拥有了天道境七阶的恐怖战力,要知道,就连洪荒天道青眼,如今也不过就是天道境八阶而已啊。
但天道青眼活了多么久远的岁月?而眼前这位诞生于现世的人族后辈呢?
脑中闪过这些念头,血贲与蚊屠本尊二人脸上浮显出震惊与艳羡之色的同时,整颗心也瞬间沉到了谷地。
几乎是下意识地,他们的目光同时移转,向着这个巨型虚空青瓮的入口方向遥遥眺望而去……
亦是在此刻,千亿里之外那道长达千万里的青瓮入口处,传来了洪荒天道青眼低沉中透出得意与欣喜的神识之音……
“你的手段吾基本上全都知晓,以你如今巅峰时天道境七阶的战力,吾确实很难将你留住,不过,若是再算上鸿虚虚空的法则之力,那就自当别论了……”
“咻……”
“咻咻咻……”
话声刚落,巨大的青色竖眼内顷刻激射一道青芒,其身周环伺的那十尊麾下天道境大将亦同时全力出手,各有一道毫芒激射而出……
“轰!”
“轰隆隆……”
惊天的轰鸣巨响传来,这十一道毫芒全都落在了青瓮入口处那道千万里长的虚空裂缝上,这道裂缝瞬间便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弥合起来。
叶轩也回头看了过去,短短两个呼息不到,这道长达千万里的虚空裂缝就全面弥合了,这个巨型虚空裂缝再无出口,成为了死瓮,根本就无路可逃……
并且,随着这道长达千万里的青瓮唯一出入通道被关闭,这个内部空间阔达千亿里之巨的虚空青瓮,也开始了向内凝缩……
这种凝缩虽然速度并不是很快,但却不可阻止,毕竟这是鸿蒙虚空法则的力量在主导这一切,在修复被强行破开的鸿蒙虚空。
先前,有那道阔达千万里之巨的虚空裂缝的存在,洪荒天道青眼能够以那道虚空裂缝为支点,不断地向青瓮空间传输力量,支撑它的存在……
但如此,虚空裂缝已然被洪荒天道青眼以及其麾下的十尊天道境凶兽大将全力联手抚平,这个虚空青瓮失去了支撑力量的输送,自然也就开始了收缩弥合。
这个进程,就连叶轩都无法扼止,哪怕他拥有和洪荒天道青眼一样的天道境八阶的强悍力量,一样无法扼止……
一方面是因为他身处青瓮之内,且如今的青瓮已没有了作为力量输送支撑点的虚空裂缝,四处不着力,吃力不讨好。
另一方面,洪荒天道青眼当初开辟构建出这个巨型虚空青瓮,可是集结十一尊天道境强者同时联手,全力施为的结果。
而如今身处青瓮内的叶轩,哪怕是将三大血海分身凝聚出来,再召唤出帝兽,却仍旧只有四尊天道境而已,力量远远不够……
即便四人联手,全力支撑青瓮的收缩,由于是从内部整体发力,效果被削弱一半,最终的结果也顶多就是将青瓮向内凝缩的整个过程,略为延缓一些而已……
到了最终,青瓮仍将消失,原本阔达千亿里之遥的内部空间,彻底修复弥合,而如今身处青瓮空间内部的叶轩,则将被强悍到无法抵抗的鸿蒙虚空法则之力,碾压到化为虚无……
当然了,并不仅仅只是叶轩,包括同样身处青瓮之内,被当作饵引的血贲与蚊屠本尊二人,一样也是如此。
星博已经进入银河星域了,洪荒天道青眼麾下也压根就不在乎两位修为实力仅才荒尊境的忠心大将,或许与夺舍了血贲与蚊屠本尊二人肉身的荒古凶蚊这两个老家伙颇有些交情的啼魂血猿会略有不忍,但他只是天道青眼麾下的大将而已,没能力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你们似乎被耍了……”
收回视线,感受着这个巨型虚空青瓮的缓慢向内收缩,叶轩的脸上浮显出一抹戏谑之色,目光从对面数百亿里之外青瓮底部的血贲与蚊屠本尊二人身上扫过,神识之音传出,却依旧轻飘飘的,半点紧张慌乱的感觉都没有……
对于洪荒天道青眼的这种手段,他大致已经猜到了。
先前在魔狼禁地时,洪荒天道青眼联手十余尊天道境凶兽,都不曾真正压制过他。
这一次设伏将他引来,天道青眼能够集结的阵容规模,估计也就和上一次相当而已,毕竟洪荒禁地内的天道境强者,也就十来尊。
如此,他自然不可能再用上次那样的策略,以正面大战围剿叶轩,都败过一次了,怎会再做这样的选择?
叶轩虽然并未猜到具体的细节,但却料到了他极有可能利用强悍到连天道境强者都无法抗拒的鸿蒙虚空法则之力来对付自己。
事实上眼前发生的一切也确实如此。
但这恰恰正是叶轩所无惧的,因为他有体内吞噬系统所附属的星际坐标跳跃能力,只要虚空没有因为复杂能量的干扰而陷入全面的混乱封闭,星际坐标跳跃能力,就能顺利激活……
这一次,虽然叶轩并未猜到具体的细节,但却料到了洪荒天道青眼的手段。
它极有可能利用强悍到连天道境强者都无法抗拒的鸿蒙虚空法则之力来对付自己,而事实上同,眼前发生的一切也确实如此……
可惜,它终究还是想多了,如今这个虚空青瓮虽然正在鸿蒙虚空法则力量的影响下,缓慢地修复弥合,顶多一柱香的时间,就将彻底消失,将青瓮内的一切都碾为虚无。
但一柱香的时间对于叶轩来说简直太富余了,足够他做太多的事情……
这种手段,恰恰正是叶轩所无惧的,因为他有体内吞噬系统所附属的星际坐标跳跃能力。
只要虚空没有因为复杂能量的干扰而陷入全面的混乱封闭,星际坐标跳跃能力,就能顺利激活……
可以说,若是他想要走,随时都能将体内吞噬系统所附属的星际坐标跳跃能力激活,一瞬间化为一道毫芒,以这种令洪荒天道青眼都抓瞎的方式,瞬间消失。
脑中闪过这些,叶轩心头更为笃定的同时,也不由再次想到了星博。
他一直以为自己体内的吞噬系统是帝二创造,并且向外散播开来的,甚至还以为自己体内的吞噬系统,和宫无心、无尘子、仇斗复以及玉玲珑等其它系统携带者们体内的吞噬系统一样。
但事实上,他错了!
他体内的这个吞噬系统,乃是一枚吞噬源种,出自星博之手,星博失踪之后,这枚吞噬源种被帝二发现,摸索了千载岁月,却只得皮毛,无法洞悉其精髓……
当时,帝二急于快速提升机械族正式族人的数量,所以便没再继续研究那枚吞噬源种,凭借已然研究出来的一些所得,开始仿制普通的吞噬种子……
每制造出一批,便立刻将它们散播出去,不仅仅只是当世三大星空主位面,帝二甚至还进入了乱流虚空和一些黑洞,将仿制的普通吞噬种子散播出去……
和那些出自帝二之手的普通吞噬种子相比,叶轩体内这枚出自星博之手的吞噬源种,显然更为神秘。
甚至于,按照他的猜测,这枚所谓的吞噬源种,十有八九是星博故意留在帝二手中的,当然了,现在还无从判断星博这么做的真正目的。
或许他只是想用这枚吞噬源种算计帝二,或者是其它的什么,但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最终被算计的,是叶轩……
当然了,眼下叶轩已经从自己的脑内识海找到了这枚吞噬源种,而且还以神识与精神力量牢牢包裹,密切关注着,一旦有任何意动,第一时间就能有所感应。
但帝二后来也曾跟他说过,即便是他,都没有摸透这枚吞噬源种,悉心研究了一千多年,却只是破解了一点皮毛而已,精心仿制的普通吞噬种子,功能也顶多只有这枚吞噬源种的七成,甚至更少……
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说明这枚吞噬源种的强大了!
当初了悟这一切后,叶轩心头陡然便对体内的这枚吞噬源种生出了一种强烈无比的忌惮。
他险些就冲动地当场将这枚吞噬源种从识海中取出来,有多远扔多远了,但最终,这种冲动还是被叶轩克制了下来。
因为这样并不是最为明智的选择!
表面上看起来,他似乎是被星博用这枚吞噬源种算计了,可现在叶轩毕竟已经找到了它,而且还有了一些手段布置。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枚吞噬源种,未必就不能反过来,成为叶轩对付星博的一种条件和手段。
至少,这在理论上完全是可行的,毕竟叶轩自身也有机械电子生命形态的电子分身,而且还不止一道。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叶轩才没有将体内的吞噬系统彻底地移除出去……现在的他已是天道境强者,是有这个能力的。
如今看来,这个选择显然是正确的,但同时,也让他对星博的手段和神秘生出了更浓的警惕。
他的洪荒天道青眼看似是一伙的,但仅从这个虚空青瓮的陷阱来看,洪荒天道青眼显然并不知晓叶轩体内有吞噬系统,更不知道这枚由吞噬源种所成长起来的吞噬系统,竟拥有星际坐标跳跃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能力……
仅从这一点,就能看出星博的可怕了,恐怕还远在洪荒天道青眼之上。
“看来,日后真正的大敌,竟是另有其人啊……”
叶轩心头生出了明悟,所谓的洪荒天道青眼,只不过是洪荒大世界的天道意志罢了,在洪荒大世界内,它是无敌的,但如今洪荒大世界已然消失覆灭,所谓的洪荒天道青眼,和一头强大的天道境凶兽,已经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了……
这一刻,就连他,都不知不觉间,将日后的最终大敌,从洪荒天道青眼身上转移到了星博身上,这一切若是让天道青眼知晓,不知又将作何感想了。
“轰!”
“轰隆隆……”
此刻,随着这道千万里之巨的虚空裂缝被抚平,整个巨大的虚空青瓮已经开始了向内凝缩修复,短短十数息而已,伴着低沉的轰隆雷鸣之声响起,青瓮原本有着千亿里方圆的内部空间,便已回缩到了仅才九百多亿里的程度……
前方数百亿里外的青瓮底部,血贲和蚊屠本尊的脸色早已阴沉到了极点……
此时此刻,他们自然意识到自己被坑了。
洪荒天道青眼的手段太过阴毒,竟连自己人都不放过。
他们原本以为叶轩的修为实力顶多也就是初入天道境的一阶、二阶而已,如此,以洪荒天道青眼天道境八阶的强大实力,只要叶轩入瓮,再无逃路,他只需冲入青瓮之内,便能将叶轩镇压擒下……
若是让他们知道叶轩乃是七阶之境的天道境后期,就连洪荒天道青眼都必须利用鸿蒙虚这的强大法则力量才能确保将他镇压,血贲和蚊屠本尊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傻乎乎地点头答应,进入青瓮之内当这个诱饵的。
那样无异于将自己也置于险境,一旦洪荒天道青眼有其它的心思,他们就危矣了。
天道无情,这一点他们也心知肚明……
可惜,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一切已成事实,再无逆转的可能……
前方数百亿里外的青瓮底部,血贲和蚊屠本尊的脸色早已阴沉到了极点,他们意识到自己被坑了。
洪荒天道青眼的手段太过阴毒,竟连自己人都不放过,随意牺牲,天道无情,这一点在这件事上被诠释的淋漓尽致!
可惜,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一切已成事实,再无逆转的可能,眼前数百亿里之外虚空中伫足的,可是一位强大的天道境七阶,凭他们二人如今的修为实力,哪怕是冲过去,在人家近身的距离自爆,都无法给对方造成半点伤害……
更何况,若是人家想的话,他们有那个机会冲到近身处吗?
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脑中闪过这些念头,血贲和蚊屠本尊交换了一个眼神,继而便同时转首向叶轩看了过来,神识之音宛若试探一般,小心冀冀地响起……
“叶轩,先前只是个误会,如今我等已经醒悟,天道青眼不是个东西……”
“不错,仅凭这件事,我们与他便已反目,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之前,或许存在合作的可能,至少,这绝对要比你将我们抹杀更有助益……”
这两个老家伙明显是在求饶,但却依旧不肯低头,死要面子说什么联手合作……
当然了,他们也是有底气的,这种底气就是血贲与蚊屠本尊的肉身在他们的手中,这一点让他们心头笃定,觉得自己拿捏住了叶轩的把柄。
他们之所以身处这虚空青瓮的瓮底,目的就是将自身作饵将叶轩引来,如今叶轩既然已经来了,便足以说明他对血贲和蚊屠本尊的看重。
这种情况下,他们占据了血贲和蚊屠本尊的肉身,自然就等若手握谈判的筹码,哪怕是求饶,也说的如此硬气……
可惜,这一点虽然是事实,但他们还是小看了叶轩的手段,毕竟未入天道境,便永远不知道真正的天道境强者的可怕之处。
此外,对于叶轩的行事作风,他们一样全然无知,这也就注定了这番算计,彻底沦为了笑话!
“你们这是在委婉地威胁本殿吗?”
眸中幽芒一闪,叶轩的嘴角勾勒出一抹鄙夷之色,无论是向二人看去的眸光,还是此时出声的语气中,都满透嘲讽:“小小荒尊,竟拿这种事威胁后期天道,亏你们也活了一大把年纪,当真是白活了……”
“咻!” “咻……”
话声刚落,叶轩当即就出手了,压根就没有给血贲与蚊屠本尊再次出声的机会。
事实上,这两个老家伙还想说什么,他半点兴趣都没有……
随着他挥手,尖锐的破空声响起,两道仅才指肚大小的毫芒激射而去,速度快到令人发指,便是荒尊老怪都绝对不存在有机会反应的可能……
万分之一个瞬间都不到,这两道激射而去的指肚毫芒,便已没入了血贲与蚊屠本尊的眉心,一闪而逝,就此消失不见。
随着毫芒的没入,血贲与蚊屠本尊原本透出阴森算计之意的双眼,顷刻就变的呆滞了起来,身形微微一震之后怔立当场,体内的灵动气息瞬间变成了呆板凝滞……
此时若能进入他们二人的魂海,便能看到这两道毫芒宛若凭空骤现一般,刚从眉心没入,便直接在血贲和蚊屠本尊的魂海中出现了。
魂海的上空,夺舍了这两具肉身的荒古凶蚊以及另一位追随星博人族强者的神魂,正宛若小人儿一般在飘荡。
随着这两道毫芒激射而来,于魂海中骤显,这两道宛若小人儿一般的魂体面色大变,掉头就欲逃走。
可惜一切还是太迟了,到了这种时候,哪怕他们想主动退出魂海也不可能了,两道毫芒以极速激射而去,瞬间便自两道神魂的眉心洞穿而过。
紧接着毫芒消散,荒古凶蚊二人的魂体也全面崩溃,一同化为了光雨,洒落下方的魂海……
“哗……”
“哗啦啦……”
这可是两位荒尊老怪的完整神魂,再加上将神魂瞬间击溃的毫芒更是出自叶轩之手,乃是天道境后期强者的精纯力量……
如今它们一同崩溃,化为光雨洒落魂海,顷刻之间就宛若滚油滴落冰水一般,令下方的魂海掀起了惊天骇浪。
算算时间,血贲和蚊屠本尊被夺舍也已时日不短了,当时幸亏有无头婴尸出手,射出了两道毫芒,分别没入了血贲与蚊屠本尊的眉心,就如眼下叶轩轰杀荒古凶蚊二人一般,只不过威能与效果不同罢了。
正是那两道毫芒,将血贲与蚊屠本尊的神魂包裹,保护了起来,自那之后便沉入了魂海最深处,就此蛰伏下来。
那两道毫芒出自无头婴尸之手,同样也是天道境的力量,虽然看似不起眼,却绝非荒古凶蚊二人能够撼动。
所以,他们虽然炼化了血贲与蚊屠本尊的肉身,令其与自己的神魂完美契合,但却一直都不曾伤到血贲和蚊屠本尊的神魂分毫……
如今,随着荒古凶蚊二人的神魂彻底陨灭,甚至于魂体的力量都化为了光雨,滋养血贲与蚊屠二人的魂海,这两具肉身便重新回到了血贲与蚊屠本尊的手中……
很快,两具肉身魂海的深处,便各自冲出了一道身影,宛若小人儿一般,赫然正是血贲与蚊屠本尊的魂体。
似乎是感应到了魂海内侵入的夺舍者神魂陨灭,原本笼罩于他们魂体之上的那层光晕也随之化为了光雨,散落下方魂海,这显然是无头婴尸先前就已经预设好的……
转首看着四周巨浪惊天的魂海,血贲和蚊屠本尊的魂体脸上浮显出隔世为人的恍惚感,但紧接着便化为了一种浓到化不开的惊喜。
他们魂体内的气息在迅速地攀升,速度之快简直令人发指……
这一次,他们绝对是因祸得福了,荒古凶蚊二人可是古老的荒尊老怪,如今完整的神魂崩溃,化为精纯的魂力之雨洒落血贲与蚊屠本尊的神魂。
再加上无头婴尸和叶轩先后射入他们魂海的两道精纯的天道之力,趁着他们魂体吸收魂海力量的最佳时机,也一并融入了魂海之中……
这种三管齐下的效果显然值的期待,血贲和蚊屠本尊的魂体将经历一次翻天覆地的蜕变,肉身的力量与强悍程度也将因此而变化。
虽不可能直接跨入真正的天道境,但荒尊后期显然不会太难,绝对有可能……
“轰!”
“轰隆隆……”
虚空青瓮内部,低沉的轰鸣声一直都在响彻,又是数十息过去了,如今,原本阔达千亿里方圆的虚空青瓮,其内部空间已经缩小到了仅才七百亿里不到了。
短短百息不到,空间便缩小了三分之一,后续的速度显然将更快,所以,按照叶轩的推测,顶多也就是百息之后,这个内部空间巨大无比的青瓮,便将就此消失了。
若是那时叶轩和血贲、蚊屠本尊三人还留在青瓮内部,那么他们无疑将彻底被碾压成虚无,哪怕叶轩如今的巅峰战力已达天道境八阶,也绝对不可能幸免。
所谓的天道境强者,在洪荒大世界那种位面是最强者,代表着天道的意志,但在这神秘而古老的鸿蒙虚空内,却绝对算不上金字塔顶尖的存在,绝对无法抗衡鸿蒙虚空法则之力的全面碾压……
但那样的一幕,叶轩显然不可能会让它发生,在这个犹还有着近七百亿里方圆的虚空青瓮彻底消失之前,叶轩必定会激活体内系统所附属的星际坐标跳跃能力,瞬间离去……
适才,在刚进入青瓮内部空间的时候,他就已经试着激活了一下,确定星际坐标跳跃能力一切如常,所以才会如此笃定。
之所以没打算现在离去,是因为他不想影响血贲和蚊屠本尊。
叶轩虽然并未进入他们二人的魂海,甚至都不曾延展一缕神识之力进行探查,但他却大致可以猜到血贲与蚊屠本尊二人魂海中正在发生的一切。
他们的魂海正在经历一次宛若翻天覆地般的巨大蜕变,而随着魂体层次与力量的暴涨,必定也将带动他们肉身的修为提升……
这个过程不能有半点影响,否则便有可能出现意外,所幸这种从魂海深处爆发,先影响魂体,再带动肉身,可谓由内而外的蜕变,必定速度很快,短时间内就能完成,所以叶轩并不着急……
此时此刻,他就这么轻松写意地伫足于青瓮内部的虚空中,脸上神色平静,甚至还有一丝激动与欣喜之色,视线锁定在血贲的身上,仿佛对身周青瓮虚空的持续收缩,完全没有感应一般,视而不见……
“戾……” “吼!”
又是十息之后,前方百亿里之外的虚空中,一直紧接着双眼,宛若木偶雕塑一般的血贲与蚊屠本尊突然间睁开了双眼,眸底皆有炙烈的精芒闪过,二人几乎约好了一般,全都仰头,发出一道戾啸,一道狂吼……
随着这两道狂吼戾啸的响起,二人体内所弥散出来的修为气息也迅速地攀升起来,速度之快叫人瞠目结舌,幅度之惊人简直令人发指……
在他们的神魂复苏之前,夺舍了他们肉身的荒古凶蚊二人在夺舍之后便展开了闭关,不久之前才刚刚出关,找到洪荒禁地来。
这一次闭关,荒古凶蚊二人在炼化血贲和蚊屠本尊肉身的同时,也对这两具肉身进行了提升,他们二人出关后,修为实力原本就已是荒尊一阶了。
而如今,荒古凶蚊二人的完整神魂崩溃之后化为魂雨洒落魂海,再加上无头婴尸和叶轩先后射入魂海,一样崩溃化为光雨洒落的那两道精纯天道之力,最终的结果不但让血贲与蚊屠本尊神魂蜕变,就连肉身的修为,也得到了迅猛的提升……
速度太快了,短短三息,这两具肉身内所弥散出来的修为气息,就已经从先前的荒尊一阶,变成了现在的荒尊七阶,果如叶轩所猜测的那般,进入了荒尊后期……
这绝对是一场天大的造化,就连叶轩都有些眼红,要知道,即便是他,自身真实的修为境界,其实也不过就是荒尊七阶而已。
所谓的天道境八阶的巅峰战力,完全是倚仗魔猿九变的血脉神通才得以实现的。
他这一路走来经历了多少?一次次的机缘造化堆叠才有了如今七阶荒尊的修为,而血贲与蚊屠本尊却仅凭一次因祸得福就跨入了七阶之境的荒尊后期,这其中的差距可想而知。
哪怕是叶轩艳羡,都绝属应有之意,因为这一切,几乎是不可复制的……
此时,随着血贲与蚊屠本尊二人体内急速攀升的修为气息最终在荒尊七阶稳固下来,他们二人神魂与肉身的华丽蜕变,终于彻底地完成了。
叶轩原本想掠身上前,寒喧几句后便将二人收入神农鼎,然后立刻抽身离去,但就在他掠身之前,却又有异变发生……
蚊屠本尊原本就是人族强者,所以,当蜕体与肉身的蜕变完成后,这一次的造化自然也就结束了。
但血贲却不同,他现在的人族形态,只是化形变化出来的而已,血贲原本的样子,可是一只巨大的长着人族头颅的血色凶蚊。
先前他就已经历过一次血脉蜕变了,近乎返祖,但终究不算彻底,可以说,先前的他,还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荒古凶蚊……
要知道,荒古凶蚊同样也是先天凶兽,为这一纪元三千混沌魔神之一的凶蚊魔神所诞血脉,血贲距离先天凶兽级别的荒古凶蚊血脉,是还有一定距离的。
可这一次,随着他的魂体蜕变,肉身宛若脱胎换骨一般修为暴涨,属于血贲的另外一场造化,终于也适时降临了……
“戾……”
仰头一声惊天戾啸,血贲所化形的人族肉身,顷刻之间便宛若一个被吹胀的汽球般,迅速地膨胀了起来。
速度太快了,短短数息而已,刚才还只是普通人族形态的血贲,便已化为了一头体型千万里的血色凶蚊,身形可谓庞大无比,通体血色,透出一抹浓到化不开的古老气息。
若是在以前,叶轩可能还察觉不到,但如今他手中都已猎杀过不少先天凶兽了,是以,随着血贲的血脉彻底返祖,显现出这具千万里之巨的荒古凶蚊的血脉真身,叶轩眼中眸光一亮,倒抽凉气之下,顷刻便失声轻呼:“居然全面返祖了?看这血脉气息,竟是先天凶兽级别的……荒古凶蚊?”
“咻!” “咻……”
随着他的轻呼声响起,体型千万里之巨的血色凶蚊身形一晃,重又变成了先前的人族形态。
继而,血贲便与身旁不远处的蚊屠本尊交换了一个眼神,二人脸上全都浮显出激动和欣喜之色,掠身向叶轩激射而来……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