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吞噬系统 第五千零九十六章 万钧一发

算算时间,叶轩这一次和血贲分开的时日也不短了,更何况血贲还经历了如此凶险之事,肉身被夺舍,险些就此陨落,魂灭道消……
所以,如今一切过去,兄弟二人见面,心头激动和欣喜之下,自然免不了一番寒喧。
倒是蚊屠本尊,先前与叶轩从未接触过,所以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二人重逢叙旧,一时竟有些尴尬。
聊了几句后,叶轩主动向蚊屠本尊打招呼,并且表明了身份以及自己和蚊屠老鬼的关系。
这让蚊屠本尊恍然大悟,很快也不再尴尬了,与叶轩聊了起来。
不过这里显然并非详谈之地,叶轩所估计的最后一百息时间已经过去三分之二了,刚才还有近七百亿里方圆的青瓮内部空间,眼下已仅两百亿里不到。
按照这种速度,恐怕顶多再有三十息,这处青瓮虚空就将彻底消失,如果不想陨落在此,被强悍到令人发指的鸿蒙虚空法则之力碾成虚无的话,就必须在此之前离开这里。
叶轩当即便将此事说明,血贲与蚊屠本尊知晓轻重,自然不会有半点意见,同时点头……
“咻……”
微弱的破空声响起,随着叶轩一挥手,身前的血贲与蚊屠本尊二人顷刻消失,被他收入了体内的神农鼎……
“轰!”
“轰隆隆……”
恰在此时,正当他即将激活体内吞噬系统所附属的星际坐标跳跃能力,直接化为一道微弱的毫芒,悄无声息地抽身远遁,离开这里时,始料不及的意外却突然爆发了。
伴着惊天动地的巨大轰鸣声极为突兀地响起,这片被封闭,且随着持续回缩,已然缩小到了仅才一百多亿里方圆的青瓮虚空,竟是突然间剧烈地震动了起来,整个虚空都瞬间陷入了混乱,让叶轩面色一变,整颗心顷刻沉向了谷地……
……
鸿蒙虚空,银河左岸,洪荒禁地!
自从魔殿之主叶轩到来,主动进入虚空青瓮内,如今已过去一百多息的时间了……
这一百多息的时间内,整个洪荒禁地一片死寂,远处四周一颗颗废弃星辰内的无数禁地凶兽,全都在密切地关注着星域中央区域。
左侧那片连绵无尽的战舰战舰海洋之中,来自当世三大星空主位面各大族群,各大势力的无数当世强者们,也都屏住了呼吸,目光汇聚而来……
他们在猜测着这件事的最终结果,心头忐忑不已。
魔殿之主叶轩已经进入了虚空青瓮,且他如今的修为实力也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竟已达到了恐怖的天道境七阶,较之此境八阶的洪荒天道青眼,也不过就是一阶之差了……
可即便如此,他在进入了这个虚空青瓮之后,却一直没有其它的动静传出,随着那道千万里之遥的虚空裂缝被抚平,整个虚空青瓮早已不可见了,洪荒禁地中央地带的那片辽阔虚空恢复如此,除了洪荒天道青眼和其麾下的十尊天道境大将,其它的什么都没有。
这本就是应有之意,连青瓮的裂缝入口都被抚平了,虚空青瓮自然消失,它的持续收缩,以及因此而产生的低沉轰鸣声,在这片洪荒禁地的星域虚空中,既不可见,也不可闻。
也正是因此之故,来自当世三大星空主位面一个个族群与势力的各方高层们,如今才会这般地不安,叶轩可是他们唯一的希望,哪怕这一次不出手相助,只要他没有被洪荒天道青眼算计,安然离去,以后终究还是有机会的!
可他若是就此陨落,那可就真的什么都完了……
“咻!”
“咻咻咻……”
正当所有的人都心头忐忑之际,前方禁地星域中央处,宛若星辰一般的巨大青色竖眼内,瞬间便有一道巨大的青色光柱激射而出……
不仅仅只是洪荒青眼再次出手,于它身形四周远处围聚的啼魂血猿等麾下十尊天道境的凶兽大将,也全都有了动作,各自射出一道巨大的光柱,向着青色光柱轰去的同一个位置汇聚……
“戾……”
与此同时,啼魂血猿也仰头发出了一道惊天的戾啸。
他又在施展那种威能诡异的血脉神通了。
此刻,随着戾啸传出,啼魂血猿头顶的血色独角激荡出无形的血色波纹,激荡而去,与前方虚空中刚刚汇聚在一起的十一道光柱融合,紧接着便扩散而开。
眨眼之间,便化为了一道血青色的诡异光幕。
这道由十一位天道境强者全力轰出的能量光柱,以及啼魂血猿诡秘血脉神通威能融合在一起所化的血青光幕,幅员极为辽阔,达到了五百亿里之巨……
此时此刻,随着这道巨大的血青光幕骤显,笼罩一片虚空,这片五百亿里之阔的星域虚空,顷刻之间便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虚空之力瞬间混乱,整片五百亿里之遥的所在,全都变的朦胧了起来,肉眼望去,一切都隐隐绰绰,并不真切,宛若虚幻一般。
即便是神识之力延展而去,进行探查,也都很难捕捉到准确的信息,这可是十一尊天道境强者联手,全力混乱虚空的结果,威能可想而知。
很快,在这片朦胧而混乱的辽阔虚空中,一个青色巨瓮的影子显现了出来,其直径约摸还有一百亿里左右,却仍旧在持续地向内凝缩。
看这种凝缩的速度,顶多再有二十息左右,这个宛若影子一般极为朦胧的青瓮,就将彻底消失了……
亦是在此时,洪荒天道青眼低沉无比的神识之音亦悄然响起,透出无尽的欣喜之意:“成功了,他还在里面,气息依旧……”
“桀桀桀……”
“先前都已经用那种诡异的方式在吾手中逃走两次了,半分线索都不曾留下,完全无迹可循,这一次既然聚瓮设伏,吾又怎么可能不防范这一点?”
“如今五百亿里方圆的虚空都已彻底混乱,就如同先前在魔狼禁地内一样,根本就无法瞬移,他的那种神秘遁法也无法激活施展……”
“如此,顶多再有二十息,这个已剩百亿里方圆的虚空青瓮就将在持续的凝缩中彻底消失,所有身处青瓮内部的存在,都将在强悍的鸿蒙虚空法则之力的碾压下,彻底地化为虚无……”
“哪怕是七阶之境的天道境后期,也都不能幸免……绝无生机可言!”
洪荒禁地!
禁地星域中央地带,以洪荒天道青眼为首的十一尊天道境强者团团围聚,被他们围困的是一片方圆五百万里之遥的虚空,如今已陷入了全面的混乱,连虚空瞬移都绝对无法施展了。
这片五百万里方圆的混乱虚空中,隐约可见一个巨大且封闭的虚空青瓮,如今其直径已不足百亿里,并且还在持续地收缩当中,按照这种速度,怕是十余息便将彻底地消失!
这一幕让洪荒天道青眼心头大定,得意之下,桀桀怪笑和神识之音响起……
“桀桀桀……先前都已经用那种诡异的方式在吾手中逃走两次了,半分线索都不曾留下,吾又怎么可能不防范这一点?”
“如今五百亿里方圆的虚空都已彻底混乱,顶多再有二十息,虚空青瓮就将在持续的凝缩中消失,所有身处青瓮内部的存在,都将彻底地化为虚无……”
对此,他极有自信,因为对叶轩的手段已经有过研究,毕竟以他的城府,既然费尽心思设下了这样的陷阱,若是没有绝对的把握,不可能轻易出手……
不仅仅只是洪荒天道青眼,他麾下以啼魂血猿为首的十头天道境凶兽们同样也是如此,此刻随着天道青眼的神识之音响起,这十头天道境的强大凶兽也都气息凛烈,透出跃跃欲试之意……
他们虽然并没有和那们所谓的魔殿之主叶轩交过手,甚至都不曾有过接触,但却听洪荒天道青眼说过。
如今,随着这个虚空青瓮的持续收缩,魔殿之主叶轩已无幸理,必定将陨落于此。
但他身上的某些重宝应该能留下来,例如神农鼎,例如九色焰海……
这些东西会在青瓮收缩到极致的时候,被挤压出来,毕竟是蕴有一丝先天气运的时代重宝,鸿蒙虚空法则不会就此毁灭!
他们甚至于希望那位手段还算不凡的魔殿之主叶轩,这一次能够逃出一缕残魂,这样的话,只要这缕残魂落到他们手中,多少能够通过搜魂,对他手中所掌握的种种至强秘法与血脉神通,有所斩获。
例如陨天弓的奥义,例如他那种能令自身修为暴涨一个大境界,且没有时间限制的逆天秘法等等。
这些可全都是无上至宝,就连天道境的无上存在,都不可能不动心。
与此同时,就在洪荒天道青眼和其麾下以啼魂血猿为首的十头天道境强大凶兽大将们满怀希冀之际,远处星域左侧虚空中那片无边无际的战舰海洋中。
来自三大星空主位面一个个族群和势力的高层们,如今却是一脸的死灰之色。
他们同样也看到了星域中央地带的场景,看到了那片混乱的被封闭的五百亿里虚空,更且看到了那个如今已凝缩到了不足百亿里之巨的虚空青瓮。
青瓮明显仍旧是被封闭的,在这种虚空被全面混乱的情况下,魔殿之主叶轩哪怕如今已是七阶之境的后期天道,也绝无可能通过瞬移,或是其它的秘法逃离……
这绝对是即将彻底陨落的节奏,顶多逃出一缕残魂,而且时间方面已经很紧迫了,迫在眉睫,顶多十几息……
脑中闪过这些念头,所有人的心都沉向了谷地,这一刻,他们终于品尝到了彻底绝望的苦涩滋味,哪怕这一次魔殿之主叶轩不出手营救他们,但只要他顺利逃走,终究还有希望。
但如今……
“看哪,那个青瓮……好像破了个洞?”
正当这种无形的绝望气息无声地在当世三大星空主位面无数强者心中蔓延渲染之际,人族两大阵营和辉煌神殿高层们所聚集的那座超级星塞主控舱内,突然响起一道突破的轻呼声。
透着犹疑,透着不敢置信,但更多的,还是一种浓烈无比的惊呼……
所有的人都身形狂震,下意识地转首看向主控舱内的全息屏,紧接着便瞳孔扩大,倒抽凉气之下险些将眼珠子都直接瞪出眶来。
这一刻,欢欣无比的轻呼声在这片战舰海洋的一艘艘战舰舰舱内响起,宛若潮水,铺天盖地……
“天啊,发生了什么……”
“那个青瓮的底部,分明出现了一个豁口,虽然极其微小,并不起眼,却清晰无比……”
“青瓮破了,因为某种意外而破了个洞,叶轩可是七阶之境的天道境后期,他必定能趁机逃出来……”
“离开青瓮之后,只要冲出那片混乱宛若被封禁的五百亿里虚空,顷刻就能瞬移离去……”
“最后一线希望保住了,我们还有自由的机会……”
“天可怜见啊……”
与此同时,洪荒禁地星域的虚空中央地带,原本一脸自得之色的洪荒天道青眼,和其麾下以啼魂血猿为首的十尊天道境强大凶兽,此刻脸上的笑容也一齐戛然而止。
紧接着,这十一尊强大的天道境存在,便宛若约好了一般,同时发出了惊天的怒吼……
“吼!”
“吼吼吼……”
“戾……”
“发生了什么?虚空青瓮怎会破了一个小洞?”
“立刻出手,必须在他冲出这片五百亿里封禁区域之前,将那魔殿之主拦截下来……”
“轰!”
“轰隆隆……”
怒吼声起,十一道身影全都动了,体内的力量被催动到极致,向着前方青瓮破了个洞的那处方向,轰轰激射而去。
局势,一瞬间就彻底地逆转了,整个洪荒禁地,虚空中的气氛,彻底地凝滞紧张起来……
…… 青瓮内!
正当叶轩欲要激活体内吞噬系统所附属的星际坐标跳跃能力,瞬间抽身离去之际,整个青瓮突然间便剧烈地震荡了起来。
这分明是虚空被强大的外部力量干扰,陷入了混乱的节奏。
毫无疑问,出手的必定是洪荒天道青眼和其麾下的天道境凶兽大将,仅仅只是两三尊天道境强者,根本就无法做到这一点。
脑中闪过这些念头,叶轩的整颗心都沉到了谷底。
这一刻,他是真的有些慌神了,就这么短短的几息之内,直径原本还有一百多亿里的虚空青瓮,便已缩小到了不足百亿里方圆。
按照这种速度,只怕顶多再有十几息,整个虚空青瓮都将彻底消失,而那时,便是叶轩的陨落之时。
正当他忧急如焚之际,前方二十多亿里之外的青瓮底部,突然间出现了一个豁口,让叶轩一怔,一脸呆滞地张大了嘴巴……
洪荒禁地,禁地星域边缘千亿里之外……
自从血贲和蚊屠本尊的身形进入洪荒禁地星域内部之后,一路跟在他们身后尾随而来的狮万金,就一直隐匿了身形,收敛了气息,于虚空中的偏僻处悄无声息地蛰伏着。
在洪荒天道青眼设下虚空青瓮,等待叶轩到来的那一个月时间内,狮万金蛰伏的身形甚至都不曾动过一下,但他的注意力却高度集中,捕捉着虚空中一丝半点的异常波动。
这些微弱的虚空能量波动,于他而言,就等若蛛丝马迹,可以凭此了解千亿里之外的前方洪荒禁地内的情况,虽然不可能详尽地知晓一切,但大致还是能掌握的……
这正是狮万金神魂血脉蜕变,雷霆毒劫体苏醒之后所觉醒的一种特殊血脉能力,不是神通,也不是秘法,但却较之分毫不弱。
这种能力,和星空虫族的某些能力有些相似,虚空虫族能够通过躯体上的触角,敏锐地捕捉虚空中极为微弱的能量变化,从中获得信息。
事实上,如今已是雷霆毒劫体的狮万金,在这方面的能力,甚至还远远超过了星空虫族。
虽然隔着千亿里之遥的虚空距离,但毕竟有一个月之久,洪荒禁地内的能量波动从虚空中传来,哪怕极为微弱,都逃不过狮万金的敏锐感知。
早在十天之前,他就知晓了一切,知道洪荒天道青眼以血贲和蚊屠本尊为饵,设下了一个虚空青瓮,要将自己的主人叶轩引来,请君入瓮,将他擒杀……
在狮万金的雷霆毒劫体苏醒之前,他整个人从肉身到神魂,就已经被叶轩以奴印彻底地炼化了。
所以,后来雷霆毒劫全苏醒,这一切依旧没有半分变化,他对叶轩的忠心,始终如一。
既然知晓了自己的主人将有危险,狮万金自然不可能会袖手旁观,但他并没有轻举妄动,接下来的十天时间内,一直都在静心推衍。
当叶轩到来时,他瞬间就感应到了,毕竟是天道境后期的存在到来,且叶轩这一次又不是偷袭,而是正大当明地赶来,体内的气息并没有半分收敛。
那一刻,叶轩进入虚空青瓮的一瞬间,一个多月以来身形甚至都没有颤动一下的狮万金终于动了。
他依旧隐匿着身形,收敛着体内的气息,这同样也是雷霆毒劫体苏醒之后的能力,虽然还比不上叶轩所掌握的精神力量秘法完美震荡的逆天效果,但事实上相差也不多。
至少,以他如今荒尊境的修为全力施为,即便是天道境的强大存在,若非刻意地细致探查,也绝对不可能轻易发现……
事实上,随着叶轩的到来,洪荒天道青眼和其麾下十尊天道境凶兽大将的注意力,已经全都汇聚到虚空青瓮上去了。
他们根本就没心思去理会其它,也根本就没想过会在这种时候,有人敢潜入洪荒禁地。
毕竟即便是在这片水更深的银河左岸,有着十一尊强大天道境坐镇的洪荒禁地,也绝对属于极为强大的存在了。
可能还排不上前十,但绝对不可能有人敢轻易招惹……
这种情况下,全力催动秘法的狮万金小心冀冀地前行,终于顺利地进入了洪荒禁地,就蛰伏在虚空青瓮的一旁。
他并没有立刻展开行动,因为当时的情况根本就不需要,狮万金虽然并不知道叶轩体内吞噬系统的星际坐标跳跃能力是什么,但却知晓叶轩有这种神不知鬼不觉抽身远遁且不留痕迹的手段……
当时的情况还留不住叶轩,但狮万金极度怀疑洪荒天道青眼的布置不可能如此简单,所以他蛰伏了下来。
果然,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证实了他的猜测,其实叶轩也猜到了,但他同样也是天道境七阶的强大存在,知晓这样的手段需要时间布置和准备。
而叶轩当时并未料到血贲和蚊屠本尊需要这么久的时间完成自身的蜕变,他的推衍出现了误差,虽然仅只短短一两息的时间,但最终导致的后果却是险些让自身彻底地陷入绝境……
好在有狮万金!
当洪荒天道青眼与其麾下以啼魂血猿为首的十尊天道境凶兽大将同时出手,将青瓮所在的那片五百亿里辽阔虚空彻底混乱封禁之后,狮万金出手了……
他依旧隐匿了身形,收敛了体内的气息,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了已然缩小到仅才百亿里左右方圆的虚空青瓮的底部。
然后,便直接一口一口地啃了起来……没错,就是拿嘴啃,这种最为简单粗暴的方式!
对于旁人而言,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哪怕是叶轩自身都无法做到,他的牙口可没这么好。
但狮万金却不同,自从雷霆毒劫体苏醒之后,他的牙口就越来越好,自身修为跨入荒古至尊境以后,情况就更加明显了。
先前就说过,他的雷霆毒劫体能够吞噬一切,和叶轩的吞噬宝体都差不多了,但吞噬宝体是吞噬能量,而狮万金的雷霆毒劫体除了能量,其它的实物一样也能吞噬,只不过较为麻烦,只能自己一口一口咬。
若是他愿意的话,哪怕是一颗星辰,他都能一口一口地蚕食掉,将之消化,化为助长自身修为的资粮……
当然了,如果他将狂狮一族的血脉真身显现出来,以他如今的荒尊修为,能庞达千万里,那样可能吞噬的更快一点。
不过真要如此的话,瞬间就暴露了。
他仅仅只是一阶荒尊而已,真要暴露身形,被洪荒天道青眼发现,对方一出手,绝对能在他将青瓮啃烂之前,出手将他轰杀……
所以狮万金并没有这样做,他依旧保持着人族的样子,一小口一小口地在青瓮的底部啃食。
这可是鸿蒙虚空法则之力所凝聚出来的虚空青瓮啊,即便是以他这种令人发指的逆天牙口,啃食起来也都缓慢无比。
可即便如此,在狮万金全力施为之下,短短十息不到,青瓮的底部,也终于被他啃出了一个小洞,不大,仅才拳头大小,但这个小洞的出现意义却重大无比。
因为它代表着原本彻底封闭,没有半丝缝隙存在的虚空青瓮,就此被破坏掉了,也正是因为这个仅才拳大的豁口的出现,叶轩被困封于青瓮之内的危局,瞬间就被破解了……
青瓮内!
原本直径足有千亿里的虚空青瓮,如今已缩小到了百亿里不到,仅才八十多亿里左右。
按照这种速度,只怕顶多再有十息,整个虚空青瓮都将彻底消失,而那时,便是叶轩的陨落之时。
面对这一切,叶轩的整颗心都沉到了谷底。
此时他是真的有些慌神了。
其实以他的手段,这个虚空青瓮并不是无法冲破,但却需要时间,就这么短短的十息不到,根本就无法完成……
正当他忧急如焚之际,前方二十多亿里之外的青瓮底部,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豁口,让叶轩一怔,一脸呆滞地张大了嘴巴。
“咻……”
下一瞬,随着微弱无比的破空声响起,一道毫芒从这个仅才拳大的豁口外冲了进来,一闪之下,化为狮万金的身形,张嘴就叫了一句主人……
“是你?”
叶轩目瞪口呆,眼珠子都险些瞪出了眶来。
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这种危急时刻居然会有人救了自己,而且这个人居然还是狮万金……
相较于这种极度意外,对于狮万金如今已达荒尊一阶的修为实力,他反倒不是那么意外了。
这家伙的神魂和肉身已全面蜕变,苏醒了雷霆毒劫体,宛若脱胎换骨一般,拥有了近乎不弱于他吞噬宝体的恐怖吞噬能力。
这种情况下,再加上狮万金离开他,到外界去自行发展和成长也有不短的时间了,如今跨入荒尊之境,想来也属应有之意……
可即便如此,他也绝对不可能将这个虚空青瓮弄出一个豁口来啊,哪怕这个豁口只有拳头大小。
毕竟虚空青瓮可是强悍的鸿蒙虚空法则所凝聚的,哪怕是如今修为实力已达天道境八阶的叶轩,虽然能将它弄破,也绝对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至少需要三十息的时间……
但事实上,从他进入虚空青瓮,紧接着洪荒天道青眼将那道原本长达千万里直径的裂缝入口封闭到现在,总共也没有过去三十息……
叶轩实在想不通狮万金到底是如何做到的,此时整个脑子都是懵的,嗡嗡作响,脸上的表情更是宛若刚见了鬼一般,精采无比。
“这可是鸿蒙虚空法则之力所凝聚的啊……”
一息之后,他才终于回过了神来,身形微震,倒抽凉气的同时,下意识地问了一句,话语中满透感慨之意:“你……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牙口好,硬生生啃出来的……”
狮万金简单地回了一句,然后便回手一指身后的拳大豁口,出声提醒:“咱们不是该走了么?天道青眼应该已经发现了……”
一句话提醒了叶轩,虽然他对狮万金所说的这句牙口好,硬生生啃出来的深表怀疑,但眼下可不是深究这件事的时候。
一方面是洪荒天道青眼必定已经察觉到了异常,应该正向这边冲过来。
另一方面,这个刚刚才疑似被狮万金用牙硬生生啃出来的拳大豁口,就这么一两息的时间,便已缩小了一半了。
这显然正是鸿蒙虚空法则之力影响的结果,真要再有那么一两息时间,这个豁口又得合拢了。
事实上,就这么两句话的工夫,原本就已缩小到了仅才八十多亿里方圆的虚空青瓮,貌似又更小了一些,如今已不足六十亿里,顶多再有六息就将彻底消失……
形势已是亿万钧一发,刻不容缓了!
“咻……”
脑中闪过这些念头,叶轩没有再继续耽搁,一挥手间直接将身前的狮万金收入体内的神农鼎鼎内空间,继而肩头一晃之下,整个身形顷刻便化为一道毫芒,从前方青瓮底部这个已然缩小到了仅才半拳左右的豁口处,冲了出去……
冲出豁口的一瞬间,叶轩一直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下了一半,但也仅只一半而已,因为现在还并未真正的脱离困境。
他虽然冲出了虚空青瓮,但青瓮之外的虚空也正处于混乱之中,而且幅员辽阔,足有五百亿里。
在这五百亿里混乱的虚空内,叶轩是无法将体内吞噬系统所附属的星际坐标跳跃能力激活,以这种方式从容离去的。
“咻……”
尖锐无比的破空声响起,身形自虚空青瓮底部的半拳豁口冲出后,叶轩的神识之力延展而开,探查到最近的距离,再不犹豫,体内的力量瞬间全面催动,肩头一晃之下,整个身形化为一道毫芒,速度超越了闪电,向前冲去……
“吼!”
“该死,竟真的被你逃了出来……”
几乎就在同一瞬,身后的百亿里之外,洪荒天道青眼的惊天怒吼传了过来,透出一抹浓到化不开的气急败坏。
他是真的怒了,眼看一切就要完成,到了最后收获的时刻,却居然间发生了这样的意外,到如今他都不明白虚空青瓮底部那个仅才拳头大小的豁口,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看到叶轩的身形从青瓮底部的这个豁口冲出的一瞬间,洪荒天道青眼的整颗心就已经沉到了谷地,他意识到了今天恐怕又将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过,现在的叶轩毕竟还身处这片方圆五百亿里的混乱虚空之内,根本就无法施展瞬移能力,也不可能直接催动他那种妖孽到令人发指的秘法瞬间遁走。
只要还有一线可能,他就不会就此放弃。
“吼!”
“吼吼吼……”
“戾……”
惊天怒吼声中,洪荒天道青眼和其麾下以啼魂血猿为首的十头天道境凶兽大将,全都将体内的力量催动到极致,化为十一道炙烈无比的极速光芒,从左右两冀自叶轩的身后包抄了过来……
可惜,一切终究还是太晚了。
叶轩从虚空青瓮底部冲出来的位置,距离这片混乱虚空边缘最近的方向,仅才两百亿里左右,而他所挑选的正是这个方向。
两百亿里,对于如今巅峰战力已达天道境八阶的叶轩来说,不过就是瞬息之间的事情而已。
在身形掠动的一瞬间,他就已经激活了体内吞噬系统所附属的星际坐标跳跃能力,身形才刚从这片混乱虚空的边缘冲出,星际坐标跳跃能力便瞬间启动……
“咻”
一道毫芒闪过,将叶轩的身形笼罩,一闪之下,顷刻便带着他的身形就此消失不见,半点蛛丝马迹都不曾留下,完全……无迹可循!
“戾……”
这一刻,洪荒天道青眼满透无尽不甘的戾啸声,响彻整个偌大的洪荒禁地……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