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牛医 正文 第两百九十七章 东山行

牛成义站起身来,张波却并没有晚再次挽留,然而他刚走出几步,透过张波家那硕大的落地窗户的反光,他可以看到在那玻璃中映照出来张波丝毫没有醉意!
他的脸上有一丝严肃而又镇定的表情,牛成义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家伙了。
当然,张波究竟想要做什么,他对齐向荣究竟要如何报复,这些牛成义已暂时都关心不过来。
不过单从张波现在的状态来看,他仿佛对于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胸有成竹一般,毕竟现在再怎么说,齐向荣已经对张波放松了警惕。
设想一下,张波前前后后在齐向荣的身上根本就没有占到便宜,先是被齐向荣绑架毒打一顿,后来低价甩卖了自己的酒吧,在后者跪下认错。
单单就这三件事情,就已经让齐向荣感觉到张波是个怂逼,他压根就没有把张波看成一个人物,所以对他的警惕之心自然也会放松很多。
带着种种疑惑,牛成义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时分。
第二天清晨六点,牛成义又是早早起床,自从牛莉莉转院到嘉艺市医院后,牛成义每天基本上都起这么早,而他昨天晚上也告知过马老和曲老他定下的日程是今天前往东山。
也是之前他和牛铁龙约定的第一天,他不能再耽搁时间了,眼看着时间越来越少,牛成义可以耽误的并不多。
而马四方也认同了牛成义这个决定,只要牛家的牛家人不从中作梗,放着牛莉莉在嘉艺市医院,他们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放心的。
毕竟再怎么说嘉艺市医院也是自己的地盘,赵志远尽管对牛成义不爽,但他现在这个院长几乎已经被架空了。
且不说赵小军入狱对赵志远造成的影响,后来省卫生厅还对赵志远专门下发了通报批评,而且还记了大过。
现在在嘉艺市医院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人有韩美玲说话的分量重,且不说在院长受到儿子猥亵风波牵连下,副院长地位本身就得到提升。
韩美玲背后的韩式集团还是嘉艺市医院最大的股东,韩美玲说话的分量可见一斑,而韩美玲和牛成义的关系又非常模糊不清,所以将牛莉莉放在嘉艺市医院,是目前来说最好的选择。
当牛成义来到医院的时候,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妹妹的病房查看牛莉的病情。
昨天牛莉莉的病情反复,时而恶化,时而平静,在马四方看来这些症状都是非常正常的,而今天一早,牛莉莉的病情再次发生比较严重的波动。
但嘉艺市医院,按于硬件设施的限制,并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内给牛莉莉做出相对合理的治疗方案,这也是嘉艺市医院和国城医院之间的差距所在。
兴许嘉艺市医院在骨科和脑外科等专业比较权威,但是相对于牛莉莉的病情,还是有些束手无策。
牛成义也交代过,即便牛莉莉的病情有所反复,也不需要太过于重大的治疗方案,因为他知道即便嘉艺市医院倾尽所能也没有办法抑制住牛莉莉的病情。
在韩美玲的压力之下,所有医生都只能看着牛莉的病情反复无常,也只能干着急。
在这种时刻,他们甚至怀疑牛成义是不是真的有办法治疗牛莉莉,毕竟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在病情如此反复无常无法确定的情况之下,想要根治不可能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更何况现在嘉艺市医院所有的专家,都没有对牛莉的病情有所涉猎,更别说有什么见解。
他们连这样的病情见都没见过,在他们看来,牛莉莉现在身上得这病,如果时间长再拖下去,就是绝症就是不治之症。
牛成义到了医院后,给牛莉莉施了几针,以此来缓解她的痛苦。
牛莉莉咬了咬这牙强忍着说:“既然你说我现在这症状是比较正常,我就能忍。这段时间除了有时候病发会比较疼之外,并没有太多的异样,等着一阵一阵的疼痛过去之后也就恢复正常了。”
牛成义看得一阵心疼,妹妹脸上那因为疼痛而渗出来的汗珠,无一不敲打着牛成义的心。
牛成义说:“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找到药方治好你的病。”
牛成义交代完相关的事宜后,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病房。
他这一去肩负了太多的希望,他知道如果这一趟找不到药材,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
一旦在五天之内,牛成义取得不到任何成效,以后别说是去关注了解的病情,甚至连探望牛莉莉的权利都没有了。
话是牛成义说下的,如果到时候真的会造成这样的局面,他也只有认了。
现在牛成义唯一要做的,就是竭尽所能的找到赤火莲,只要找到赤火莲,妹妹的病情就可以得到根治。
早上七点多,马四方和曲老便到了医院。
他们订的是早上八点钟的火车,牛成义心事重重的与马四方曲水成离开了嘉艺市,坐上了前往东山的火车。
时值盛夏,并非是旅游旺季,前往东山的旅游客也并不是特别多。
辗转几个小时,下午时分,牛成义已于马四方曲水成到达了东山脚下。
按照马四方的意思,他们应该先安顿下来,第二天再去寻找赤火莲。
但是牛成义与牛铁龙之间的约定,马四方却不知道,他不知道牛成义的时间会如此紧迫。
到达东山之后,牛成义并没有打算让曲老和马老陪同自己连夜上山,在安排好下榻的酒店后,牛成义便一声不响的走了。
再怎么说,东山也是一种活火山,即便是在东山脚下,距离东山依旧还有好几公里的路程,牛成义坐班车到了真正的东山脚下,随后便徒步上山。
牛成义选了一条无人的小路,这是用透视眼慢放的能力之下,牛成义的动作快得惊人,寻常人要两个小时才能爬到了山顶,牛成义只用了半个小时不到。
尽管,东山名义上是华夏仅有的几种活火山之一,但这种活火山也只不过是名存实亡而已。
牛成义到了山上之后,便开始漫无目的的寻找着。
根据马四方之前的介绍,赤火莲一般都生长在比较干燥的地方,生命力非常顽强,加之赤火莲本身就是红色比较惹眼,通常情况下如果游客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或许会发现那么一两株,但也不会太当回事儿。
毕竟寻常人根本就不知道那赤火莲究竟是什么东西。
就这样,犹如无头苍蝇一般在山头行找了好长时间,牛成义依旧没有发现那赤火莲的影子。
可想而知,那在马四方眼中看起来玄乎其玄的东西,肯定不一般。
牛成义压根也就没有想要第一天就可以找到赤火莲,他也只不过是想碰碰运气,并且了解一下东山的结构。
傍晚时分上山游览的游客纷纷下山,这东山尽管非常有名,而且多半有壮志雄心之人都会到东山来讨个彩头,俗话说得好,东山在起。
牛成义眼看着天色不早,以免马四方和曲老担心便匆匆下山。
只不过,当牛成义找到走到半山腰的时候,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声尖叫!
啊!!!
只听啊的一声,一个女人便顺着那陡峭的登山台阶滚了下来!
他下意识的朝着旁边的突然挪了挪身子,这样一来也避免了头被台阶磕破的风险。
但是若这么一直滚下去,不到山脚恐怕这人就毙命。
关键时刻牛成义也丝毫没有考虑,他连忙挪动身形,挡了那女人滚落的路径。
牛成义连忙在地上刨了个坑,随后将脚插了进去,以此来增加自己的阻力。
如果这女人的惯性足够强,那么不但牛成义救不了她,甚至有可能这女人也把牛成义带得滚落山崖。
牛成义仅仅是几秒钟的时间,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和那女人在一起的同伴此时也受到了不小惊吓,所有人都愣在高处,一时间没有反应。
有几个反应快一点的小伙子也只能玩命的朝着山下跑,甚至有一个小伙子也险些重蹈覆辙,从阶梯上滚了下来。
这上东山的阶梯实在太过陡峭,稍不留神便会跌落下来。
此时让女人滚的越来越近,牛成义猛然发现,这女人的身段怎么有些熟悉?
在回想刚才的惊叫的声音,牛成义就更觉得无论是声音还是这身段,在牛成义的脑海中都有一丝印象。
再往近点,牛成义才猛然发现,这发出尖叫的不是别人,而是余秀曼!
余秀曼之前只跟牛成义说她们单位组织出去旅游,但并没有告诉牛成义具体的目的地。
牛成义心想,这世界太他妈小了,到东山来都能碰到外出旅游的余秀曼。
牛成义已严阵以待,在余秀曼距离自己还有不到一米的距离时候,牛成义连忙发力顺势将余秀曼抱在怀中!
幸好他之前在地上挖了个坑,以便自己的脚可以脚踏实地,即便如此牛成义还是感觉脚踝受到了很大的阻力,毕竟这余秀曼尽管身材瘦小,但是在这么长距离滚落下来产生的惯性还是巨大的!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