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最强卡卡西 第808章 白牙与蛇(终)

那一别,两人便很久没有见过了。
大蛇丸依然忙碌着自己的实验。
只不过他也有着自己的底线,用的都是敌人的尸体。
他的实验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成功似乎也在不远处向他招手。
木叶四十年。
战争仍在继续。
宇智波御风战死沙场!
朔茂带着御风的尸体回到了木叶。
朔茂生命中,重要的人,又失去了一个。
大蛇丸在实验室中看着情报,悠悠地叹了口气。
“朔茂,现在连御风也活在你心里了吗?”
大蛇丸离开了实验室。
夕阳下,他看见朔茂的身影在慰灵碑处沉默。
久久没有离去。
他的眼神中有很多的内容,一旁的大蛇丸竟是一时间有些看不透。
那是一种遗憾,似乎也有一种选择。
但是让大蛇丸心惊的是,竟有一种解脱。
解脱?
他为什么会觉得解脱?
他做了什么决定?
大蛇丸不知道。
但是他忽然有些害怕。
似乎眼前的这个人虽然都会消失一般。
会消失吗?
这个如同一把寒刀一般的男子。
“朔茂……”
大蛇丸站在朔茂的身后,轻声叫道。
一如当年他偷偷看着朔茂练刀一般。
朔茂没有回头,只是低声道:“大蛇丸,人的路,总是要自己走的。只是,不要后悔才是。御风他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我也有了自己想要走的路。那么,你的选择,你的路又在哪里呢?”
大蛇丸一愣。
我的路?
朔茂转身,看了大蛇丸一眼,说道:“大蛇丸,御风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什么?”
“有时候,选择比什么都要重要。”
“选择?”
“选择是一种衡量。人往往会选择对自己有利的方向。那是正常人的做法。但是有些人,会选择不利于自己,但是却有利于他们的方向,那是傻瓜的做法。”
“确实是傻瓜的做法,就好像是自来也一样。”
“但是这样傻瓜的做法,我也想做一次。”
朔茂说着,又笑了。
随即转身离去。
阳光下,朔茂的影子似乎被拉得很长。
大蛇丸静静地待在原地,不明所以。
朔茂到底想通了什么?
他又想去做什么?
大蛇丸都不知道。
大蛇丸也没有想到,这一次,竟会是两人最后一次再见面。
时间一年一年过去,二战早已经结束。
而朔茂的儿子卡卡西也开始崭露头角。
五岁毕业,六岁中忍。
旗木卡卡西天才之名,传遍了木叶的每个角落。
“旗木卡卡西吗?朔茂,你有一个好儿子啊。”
大蛇丸知道这些消息的时候,也不过是为好友感到欣喜,随即便再次投入了实验之中。
他的实验,已经快要成功了。
木叶四十五年六月。
旗木朔茂,拥有木叶白牙之称的超强忍者,因为不堪流言,自尽于家中。
死时,仅仅只有一个七岁的儿子陪伴在身旁。
实验室中,大蛇丸得到了这个消息,目露惊骇之色!
“怎么可能!朔茂怎么会死!”
大蛇丸震惊不已,瞬间离开了实验室。
但是来到的,不过是朔茂的葬礼。
葬礼十分简陋。
除了卡卡西和三代之外,竟是没有一个人。
自来也云游在外,对此根本一无所知。
大蛇丸远远地站在陵园之外,一言不发。
“还是死了吗?”
大蛇丸看着那安静躺着的朔茂,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机。
那是一具尸体。
一具没有任何可能复生的尸体。
他没有死在敌人的刀下,而是死在了自己那把引以为豪的白牙短刀之下。
多么讽刺。
“朔茂……”
大蛇丸轻声叫道,拳头攥得紧紧的。
你说过的身不由己,你说过的选择,难道就是这个吗!
大蛇丸心中怒吼,满是不解。
一个这般刚强的男子,怎么会这般死去。
他不相信。
那一天开始,大蛇丸离开了实验室。
原本快要成功的研究也暂且搁置在一旁。
他在调查,调查朔茂的死因。
调查那流言的源头!
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一人!
团藏! 还有……
实验室中,昏暗的灯光之下。
大蛇丸静静地看着那烛火。
飘忽不定的烛火。
“朔茂,你说的没错,人是要做出的自己的选择。”
大蛇丸轻声低语,随即轻轻地将烛火捏去。
房间中,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这个地方,大蛇丸已经不想待下去了。
但是在离开之前,有些东西或许可以先拿到手上。
木叶四十六年。
根部团藏获得消息,大蛇丸在鼓捣人体实验。
同年,团藏以提供实验素材为条件,加入大蛇丸的实验。
研究对象,柱间细胞!
期间,团藏唆使大蛇丸使用同村忍者作为实验体。
大蛇丸笑笑,欣然接受。
木叶四十八年,柱间细胞研究告一段落,唯一成功实验体,甲,完成。
木叶五十年,大蛇丸竞选火影失败,水门成为第四代火影。
大蛇丸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只是淡淡一笑。
“火影?真是无聊。”
如果不是为了稳住团藏,大蛇丸根本就不会去参选。
木叶五十一年,九尾之乱!
大蛇丸静静地看着那九尾在村子中肆虐,年轻的火影波风水门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使用了漩涡一族的终极封印之术,尸鬼封尽。
“使用这般招数封印,实在是不智。水门为什么这么做?”
大蛇丸百思不解,但是却敏锐地感觉到了什么。
忍界只怕要出现大乱了。
“将未来托付给了自己的儿子吗?水门,这就是你的选择吗?”大蛇丸低语道。
木叶五十二年。
大蛇丸和团藏的合作宣告破裂。
团藏大怒,将大蛇丸使用木叶忍者做实验的事情透露给了三代火影。
三代火影大怒,将大蛇丸逐出木叶。
那时,大蛇丸第一次见到了卡卡西。
那个朔茂的儿子。
“银白色的头发,看来你就是卡卡西了,倒是没有想到,朔茂的儿子已经这么大了,呵呵,真是有意思,不知道你父亲的本事,你学会了几成?”
故人之子,再见却是刀剑相向。
看到那旗木刀法,怀念间,大蛇丸竟是失手在卡卡西的手中受了轻伤。
“朔茂,你的儿子,长大了啊。”
大蛇丸捂着受伤的手臂,露出了不易察觉的笑容。
那一刻,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阳光照耀的早晨。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