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之最高悬赏金 第359章:引霍迪·琼斯上门

虽说是练习沟通,但怎么个练习法奇诺也不知道,他对古代兵器没什么研究啊,看来也只能白星自己来摸索了。
至于觉醒了能力后会不会被盯上?
呵!
原本两年后觉醒,也没见世界政府怎么打主意。
而且就算打也没用。
大多数厉害的高手都是能力者,在一万米之下的大海无用武之地。而且惹怒了白星,一旦招来大型海王类,即便是世界政府也扛不住的。
就算不是能力者,在水中战力也会大打折扣的,看索隆VS霍迪·琼斯就知道了。
可是除了白星自己琢磨外,奇诺是真的没什么好法子了。因为范德戴·肯九世已经废了,没了靶靶果实,诺亚就不会从空中降下来砸向鱼人岛,从而也就不会逼迫白星临危觉醒了。
所以,只能她自己琢磨了。
至于诺亚?
乔伊波伊身份不明,但如果不是诺亚的制造者,就是修补诺亚的人。
诺亚几乎等于鱼人岛的一半,那么大的一艘船呢。
在海底深处要想建造那么一艘巨大战舰,可不是一年两年的功夫,恐怕动辄数十年……上百年呢。上面那些很多很多层的楼房,这得搭载和住下多少人啊!将诺亚称为一座‘移动城堡’,真是一点都不夸张的。
如何移动还是个迷呢,但可以肯定的是,就算内里有自带的动力装置,也需要海王类做‘纤夫’,才能上到海面上的。
不然白星的能力是用来做什么的?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奇诺悲催的发现……他落枕了。
哎,睡‘软床’果然没硬板床,对腰背好啊。
而且奇诺还从至高岭巅峰上,滑到了山谷之内,被挤的好难受,做了一晚上‘鬼压床’的梦。
呃!
“老公,你……怎么呢?”
没人的时候,白星还是敢这么喊的,哪怕只有父皇、皇兄在,她也不太好意思喊出来。
看着奇诺怪异的姿势,白星感觉很奇怪。
“没什么,‘床’太软了……脖子落枕,扭一扭就好了。”奇诺说道。
‘床’太软?
白星顿时红脸了。
确实很软,而且是有弧度的,虽说刚刚好躺得下,但……奇诺需要找个‘枕头’啊。
于是,懂得自然懂啦!
找到了‘枕头’,整个身子就放不下了,于是在睡着之后一点点的滑到了山谷里,然后被挤了一整晚。
差点儿闷死。
要不是那股淡淡的香气绕着,奇诺还真以为自个被鬼压床了呢。
好一会儿,终于感觉不到疼了,奇诺这才站了起来:“霍迪·琼斯,这个人你怎么看?”
白星‘嗡’的一下定住了:“霍迪·琼斯……大人?”
恨么?
杀死亲生母亲的凶手,即便是最善良单纯的白星,也多多少少有些‘恨’的。
只是母后临终的话言犹在耳,她不想让死去的母后伤心罢了。
“我帮你除掉他如何?”
白星愣了好一会儿,这才疑惑的问道:“为……什么呢?”
“为什么?因为他让你难受了8年,这个理由够不够?”
“……”
范德·戴肯九世废了,霍迪·琼斯也就没有必要再留下了。而且因为他的存在,这个野心家妄图占有鱼人岛的计划,恐怕会无限制的等下去了。
如此一个阴谋家呆在身侧,奇诺也是浑身不舒服的。所以,在他离开鱼人岛之前,霍迪·琼斯必须死。
奈何……
“得想个办法把他骗上来啊。”
片刻之后……
“啊,有了——!”
于是,硬壳塔里传出了一声尖叫声,声音之大连守在外面的侍卫们都听到了。正想开门看看怎么回事的,大门却嘭的自个撞开了,然后就见……人鱼公主风风火火的冲了出来。
“诶?” “公主?”
“白星公主……”
一群侍卫慌忙的追了上去。
“呃,那是……驸马?”
看清楚自家公主殿下手里捧着的东东后,于是,一众侍卫们被打击的头都抬不起来了。靠啊!他们的任务就是防备驸马偷偷潜入,可……特么他们这一晚的站岗算什么?
——
大殿里,尼普顿正在跟皇子、左右大臣们,商议一些琐事。猛然间看到女儿双手捧着奇诺,飞了过来,脸上顿时难看了。
麻蛋!
那群该死的侍卫,都是吃干饭的不成?看人都看不住,眼睛都去看狗洞了么?
“父皇,不好了……”
“怎怎么呢?”
“奇诺大人说,他能复活我母后!”
“什——”
在场的所有人都傻哔了,尼普顿、三星王子、左右大臣、龙宫侍卫、侍女们,全都大脑宕机。
复……复活,这特么开哪门子的玩笑啊?
人都死了八年多了哎。
“你……你你贤婿你说真的么?”尼普顿呼吸急促了起来。
如果是真的,那么……就算奇诺跟他女儿立马洞房花烛夜,他都没意见的,反正牙签小也拿他女儿没办法。
“嗯!我思前想后,要想把霍迪·琼斯引出来,也就只有这么一个法子了。”
尼普顿愣了一下,随即满面怒容的抬起了海王三叉戟:“小子——我不许你拿王妃的死,来搞事情!霍迪·琼斯就算了,鱼人街的一群匪徒而已,只要不危害鱼人岛,不用管他。”
“呵?”
“这事情跟霍迪·琼斯有啥关系,如何引的上来?而且还是他杀死了,当年那场事件的凶手歹徒。”
“呵呵呵!”
奇诺笑了,这个岳父还真是有够蠢的啊。
不过也是,霍迪·琼斯心中的野望,可是藏的很深啊。虽然离开了龙宫军,但却带着‘王族恩人’的身份离开,谁也阻拦不得。而且有这重身份,玉匣子偷盗一案也不会扯他身上。
扭头看了白星一眼,意思是:可以说么?
白星咬了咬牙,闭着眼点了点头。
一个肉球屏障张开了,奇诺说的话,也就只有尼普顿、三星王子、左右大臣能听得到。
“如果我说,乙姬王妃是死在霍迪·琼斯手里的呢?”
“你,你说什么?”尼普顿大惊。
三星也是一脸懵哔:“你认真的?”
“你们应该很清楚,霍迪·琼斯是什么时候离开龙宫军的!”
海马右大臣忽的眼睛一亮:“啊——这……这么说的话,刚好是在乙姬王妃逝去后不久,整个鱼人岛动荡的时候。然后玉匣子被偷盗事件之后,唔……大概是同一时期啊。”
鲶鱼左大臣也点了点头:“现在算来,确确实呢。”
“不用那么麻烦,梅加洛当初可是亲眼看到的。”奇诺指了指旁边白星的宠物鲨鱼。
“梅加洛?”
鲨鱼连忙点起了头:“呷呷!”
“为何当初不说?”
“呷……?”鲨鱼一脸难言之隐,瞥了白星公主一眼,随即摇晃起了大脑袋,“呷,呷呷……呷呷!”
“白星……”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