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约惊魂 全部章节 第十六章 不对,不对,不对!

全部章节 第十六章
不对,不对,不对!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突然听到了敲门声,这个是我们提前安排好的让曾家鹏拿着一幅画从外面走进来我弟其实很简单就是为了让徐婆婆看看我们是真的拥有者,而且建华的传人,不是别人,就是曾家的人拿过来的。
这个可信度就变得非常高了一点可信度高的华西不破心里就会想这个一定是真的,既然这不话是真的那么话里面所藏的秘密,也就是真的。
我走到自己兄弟的身边,扯了扯他的衣角,然后对他说“你这幅画是哪里来的?我都没有通知到哪一画过来!你这是什么情况?”
“不是你说的有衣服换吗?这幅画是我爷爷给我的拓本,我觉得应该跟你说话相差不了多少?所以我就把它拿来了,能唬得住人就不错了。”其实他算是帮我一个大忙,因为在这个时候徐婆婆紧闭双唇根本就不说话,想撬开他的嘴简直被比登天还难。
“事实上无论发生什么我们所要做的事情就是,把鸡婆婆知道的所有的线索都找到不是吗?所以管他这幅画是真的是假的,也给我的拓本,我们就拿来用用吧!”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还有什么意义?反正是他的,拿来忽悠要能找出点线索也是好的。
“徐婆婆我想你,现在也看到了,我们有这幅画,而且如果你能告诉我们这里面藏了什么秘密?就把这幅画送给你,并且把你真正的背后主人也说出来的话,那么这个宝藏我们可以合力去哇,最后你拿大的,我们国家和警局见分小。”我是这样说的,但是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同意我所说的,这样一个方案对于他来说根本没损失,可能会有更好的结果。
“你说这话是真的我就相信这是真的吗?你把它打开我要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果你敢骗我,那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徐婆婆是一个非常坚定的人他每次说话都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着对方让对方感觉到压迫感。
感觉让人觉得心里不舒服,但是没有办法如果可以的话必须去做我们想做并且要做的事情,那就是无论发生什么都要把接下来所有的线索归纳起来,找出那个真正地躲在背后操纵一切的真凶。
“好没问题,你把它打开。”柳柔要就走过去把这幅画和增加两个人一人一边,扯开,这幅画子足有一米多长,看上去画的非常精致。人物山水栩栩如生,能够看到一些细微的表情变化,这简直就是一副传世古画。
“是真的,这幅画真的是真的我终于见到真迹啊,这么多年了,我一直以为这幅画根本不存在,他是骗我的,且过,真的存在,真的有这幅画,太好了,太好了。”徐婆婆说的这几句话我们都听不懂什么叫和他说的是真的,什么叫太好了,原来他也不确定这幅画到底存不存在,只是听别人说的。
这样会不会让人觉得太匪夷所思了,一个寻找着这不化的人竟然不知道这幅画是真的存在的,并且里面蕴藏着一个极大的一个保障和丰富的,一些让我们自已所思的神秘世界。
可是事情就这样发生在所有的世界当中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必须做好自己所有的一切准备让一切变得明朗起来。
徐伯伯的话让大家都震惊了,可是唯独我觉得这里面事有蹊跷也许徐伯伯我是帮凶没错,但是他只是帮别人做事,而且那个人很可能还欺骗了他。这里面的爱恨情仇,所有的感情纠葛都不知道要怎么来解开了?这让我觉得非常疑惑所有这么多年以来,碰到的各种鬼怪数不胜数可是这一次却让我觉得非常的棘手。
“既然你确定这不会是真的那么有必要告诉我们一些线索吧,或者你说说关于这幅画的故事我们也不会介意。”我这样说这只是为了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希望他能够通过一些讲述告诉我们他所知道的这样我们可以通过这样一些线索去找寻我们自己要的那个答案,也许这个答案不是最好的,但是我们有必要,去把它查清楚。
其实这些都是我的责任无论走到哪里我们都要把这个责任进行到底既然我们已经选择把它背在肩上。
“关于这幅画我只知道一个故事这个故事非常的美,我记得那年我们都还很年轻听说有人有这幅画,而且讲话非常的漂亮,可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他一直在骗我,他说他有着不化,然后我一直相信他,直到后来我们因为家庭的原因,然后分开了,之后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就因为这样所以,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甚至我念念不忘的这幅画,也没有再见过。”
徐婆婆说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对于徐波波而言有些事情是不能避免,他所说的一些话在我的记忆当中好像出现了一个阴影,这个影子追随着这幅画跑了很久很久。
“那这么说在你的记忆当中,你从来没有见过这幅画那么你凭什么这么肯定就是这幅画?”我很疑惑是不会从来没有见过这幅画可是他却能够一眼就认出这句话是真的,而且这部画在他的印象和生命当中从来没有出现过,可是他却觉得这幅画一定是她要找的。
“我当年和他爷爷在一起的时候,他爷爷曾经告诉过我,这幅画的缺了一个角,而这个角,不是人为的,是他故意的,因为这个角色他可以,清楚的,通过这里,看到里面的东西这样就能确定这幅画是真的还是假的?”
说到这里我又大吃一惊,那么也就是说这不好不是他笨,而是真迹。我的好兄弟站在旁边也吃了一惊,这是什么情况?大家顿时都惊呆了,来这幅画是真的不是假的,怎么会这样?明明说是假的?是拓本,可是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变成了真迹。
这让人不是觉得非常匪夷所思吧!也许是不会经历的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多很多,可是我们究竟错过了哪里?有一些东西是我们错过了的,因为错过了,所以我们没有办法把它重新回一遍,但是徐婆婆可以。
在他所有的记忆里,应该关于这里的记忆是最最美好最最现实充满了所有他可以回忆的东西。
“原来是这样那么我想知道另外一个他是谁?也就是现在的这个她,又是谁?”我趁机追问道,但是徐婆婆好像有所警觉,他顿时就把电视收了起来,那种怀念和向往,不复存在。
感觉又好像回到了之前,怎么撬都撬不开,他所有的话.
其实我不想说的很简单,无论发生什么都必须要早找出那个幕后黑手,再差现在又开始不说话了?又不说,接下来我们想要问的一些写作这幅画我们应该知道了,那么应该说跟这幅画有关的是两个人,一个是增加的爷爷,还有一个人就不知道是谁了。
跟徐婆婆在同一个时期有同一个年龄段的老人并不多,而且能够有资格参加这一次葬礼的老人更是不多,因为大家都年过半百,走来走去跟波劳碌,实在是不利于身体健康。
如果可以的,我们应该从这一群老人当中慢慢排查说不定能查出一两个真正可以的,而是婆婆的现在必须被关进牢里,暂时作为拘留。
等到事情一切都解决了之后才能把它交给真正的司法机关来处理,到时候就不是我们能够决定很多事情了,最多我们只能为他求求情,能不能轻判一下,毕竟老年人在牢里面过日子真心不是很好如果可以,还是希望有养老院可以住。
根据资料上显示徐婆婆是无儿无女,这是一个属于孤寡老人,之列的人,与他没有任何亲戚朋友,在他的世界当中,应该充斥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现在自己爱的人。
“徐婆婆,做好思想准备,如果你真的认罪认了之前所有的,下蛊毒害人,那个之后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不仅仅是你的晚年都要在大牢里度过还有另外一个人,会因为你得到了这幅画,然后去寻找他所谓的宝藏。”
我只是想通过这种落差告诉他一个事情那个人只是在利用他,并不是真正的想要两个人一起共同拥有这个画里的宝藏。
这个其实很明显就可以看出来,徐婆婆很容易就被我们抓住了而那个人却躲在背后他能够知道徐伯伯绝对不会把他供出来,所以他才这么肆无忌惮。做事不计后果却为了另外一个自己认为是深爱的人做出一些让自己都觉得后悔的事情。
“不会的,他不会的他一定会把我救出去的,我相信他。”徐婆婆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明显看到了他眼睛里面的不确定这也许就是我们接下来的一个突破口。
他其实心里也在担心那个人到底会不会救他?那个人心里到底有没有他?
到底会不会认为徐婆婆更重要。他心里也在等这个答案他也渴望知道自己的重要性,或者被人在乎的程度,有多深。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