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约惊魂 全部章节 第八章 扑朔迷离

全部章节 第八章
扑朔迷离
当一群人赶到那里的时候才发现,整一个现场非常的混乱,门口发现有很多人拥堵在那里。这些人也不知道是来干嘛的应该是来看热闹的,但是这样拥堵的治理完全让我们没有办法进行,所以我跟柳柔只能在门口等着。
这里的我们非常的着急,我们想尽快的进入去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透过一一传动的人群我们看到了里面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大概有很大的动静。
然后就是一群人在这里,探究这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大家脸上都是有那种恐惧中间带着一点兴奋来这里看热闹。
真心就是不知道要怎么的去说,我想要进去都是非常的难的。可是就是因为难所以就是使劲都是挤不进去的。
“你快点进去,我看着这里,快点啊,不要愣着啊!”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柳柔的表情就是十分的焦急,生怕就是那个凶手就是这样的逃脱了,真是对于我们来说的话,就是非常的悲剧的一件事情。
不想说其他的什么事情,现在就是要进去看看,不知道要说什么,我现在的决定就是要让自己想心情开始把什么都弄好了。
“好,我进去!”我爽快的就答应了,可是这样的人拥挤着,谁都想看看里面的情况,就是不肯给我让个道,真是的不想说了,不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况吗?你们围观也是对这件事的处理是没有办法的帮助的不是吗?
想着,但是还是进不去,就是没有办法进去的呢,我一个人就是被分开的挤到了左右两边,可是就是这样的被拥挤着,是不太好的呢。
中国人的现状就是对着热闹的事情就是一起一拥而上,然后把所有的事情都变成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挤不进去,你挤得进去吗?”于是果断的就是在这个瞬间的时候,我大吼一声,“不想死的给我闪开。”
这句话一出口就是一个晴天霹雳,真是有爱的不得了,大家听见了这句话的时候,突然就是瞬间就清醒了,可是你要知道的,你不是什么人都是可以的。
但是要是现在大家都迅速的分开,给我终于是让出了一个可以进去的道路,但是就是以为进去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人,我的内心顿时是知道了,这就是自己要找的人。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曾家星,他是一个三兄弟中间最邪气的一个。
也是最没有头脑的一个,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最容易是被控制的,而且一旦被控制就是有很多的事情就是因为被人来做的,这样的一个定义是多么的悲剧啊,可是就是因为这样,才会做出这样一件事。
看着他的眼睛,我顿时就是有一种不知道要怎么的感觉,就是因为他的眼睛里面出现了一些让我见到了诡异的红色,这是什么颜色?
这种颜色我从来都没有看到过,我也从来没有觉得发生在我身边,是我今天终于看到了她眼睛当中的那种红色,类似于红血丝的腥红。
现在应该把这里的围观人群全部都清理一下,然后,把专业的一些工作人员留下比如说警方的一些力量留下然后在这里,处理一下这个凶手的问题。
“有人我希望你现在把这里的所有人,除了我们工作人员之外的一些人清理掉,让他们清场,让他们离开这里会比较好一点因为接下来的事情不想让他们看到。”说完这句话就直接跟这个曾家星相互对视然后希望从他身上能够看出一点点的一些可疑之处。
但是事实上好像并没有太多的可疑点能够被发现,只是最简单的一些感觉她脸上的青筋和斑点有些不一样。
跟很多正常的人,有太大太大的区别,这个区别真的来说是非常明显的。这种明显的区别和差异让人觉得非常的难受看着他眼睛的时候有一种蛊惑人心的感觉,可是又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这一点让我非常的疑惑。
就在我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柳柔已经走到了,我的身边,我希望他能够帮我解答一下或者提供一点闲中我看出来了,他其实什么都不知道!
就因为他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现在所想的才是真正最关键最重要的东西,眼睛发红双手又有一点不住的自己颤抖。这个就非常的让人觉得有一些恐怖,在一个尸体旁边站着一个双眼通红的人。
我立刻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从她的手机里面翻出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着一些透明的液体,绿色的,绿色的液体中间有一只小虫子。
一只小虫子好像在吃着什么东西的具体是什么完全看不清楚,因为它实在是太微小了,就好像是漂浮在一个大型游泳池里一样的一个,小小的昆虫。
“你到这里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你手里的又是什么东西?你能够解释一下吗?按道理说我应该称称你一声大哥。”我这样说着我希望他能够听得懂我话里的意思,但是他好像有些神志不清,完全不明白我在说什么,有一种很茫然的一种眼神看着我。
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但是事实上我所说的话作为一个正常的普通人他都应该能够理解并且读懂和解读我的意思。
他的那种眼神当中所流露出来的迷茫中夹带着一点点混沌,那种感觉,就好像一个人背,猪油蒙蔽了心智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被人控制了为了某一个目的而去达成它的主人要求他做的事情。
由此说来他身上可能存在着某一种潜在的线索等待着我们去挖掘而这种线索好像已经侵入了她的身体,所以那个所谓的主人就能够控制住他的心神。那么到底是一样什么东西让人家费尽心思,想要去寻找并且得到他。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现在有人能给我指一条明路,那样的话我就不用再一步一步具体的去分析,事实上没有这样的人出现,所以我所做的就必须是一步一步解开这个谜团。
当真相完全的展现在我们的面前的时候我们一定会对此感到非常的震惊,但是现在这个真相到底是什么我们都无从知晓。
“现场所有的人我都已经清理出去了,如果你要有什么事情?尽快的解决,要不然我需要把这个人带回警察局我们需要查清楚他到底为什么要制造恐慌?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起诉他。”柳柔这样对我说,但是我明白资产懂他看到了一个实体正站立在我的身后。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为什么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外力控制的尸体竟然会自己站立起来,这简直就是一个恐怖事件,再这样下去的话全市乃至各路媒体都会闻风赶来到时候纸包不住火一切都会现在世人面前。
这个时候我就暗自庆幸刚刚已经把人群疏散了,而不是他们在这里观看这样的一个结果,尸体的出现这是一个非常震惊的事情,所以如果让很多人知道并且亲眼看到之后,就会以讹传讹,添油加醋说什么的都有最后会制造一系列的恐慌。
这个是我们都不想看到的,但是我们又必须去面对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们把群众疏散这是必须要去做的。
所以对于刚刚的一幕发生我非常的清醒,于是我迅速的转身,用师傅给我画的几张符贴在了这个尸体的脑门上,现在它不仅仅是一句,我僵硬了的尸体而且他身上找出了一些毛发。
这个也就是俗语当中所称的粽子,或者是僵尸,但他又不是僵尸的真正品种它是一种变种是用一种小小的昆虫在控制着一个身体的运行。
意思就是说他的身体是昆虫,里面全部都布满了这种昆虫也就是这个小玻璃瓶里边的,一个小小的,绿色液体包裹着的虫子。
真心不得不说一句这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那么曾家星它的主人是谁为什么要让他来到这个地方做这样的事情,他需要找到的东西是什么?如果没有目的一般情况下会延时生,这是要遭受非常大的劫难的,一般的人是不愿意承受这样的孽障的,为什么她还是愿意的?
除非这里有一样值得他去这么做的一样东西,而且这个价值远远超过了,他所要承受的罪过。
“怎么会变成这样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为什么现在他又坐起来了,真是太恐怖了,幸亏有你在这里,要不然我一个人完全对付不了。”柳柔感激地对我说的是事实上我没有帮上什么忙这张符其实师傅很早之前画给我的,而我一直没有用现在终于派上用场。
但是只能维持一阵子不能永久的维持着因为如果一旦效永久维持那么施法者的那个定理必须要非常强,而且接触着制服的人必须要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整一个符纸上。
这是一种对精神力量要求非常高的一种行为方式,如果我一旦有一点点的松懈或者我受伤了,那么这个复制的效率就会下降一半。 (海米阅读整理)